玩跤的孩子

老梨园

我喜欢中国式摔跤,北京人叫玩跤,打小喜欢,现年逾六旬,还是喜欢。北京人爱玩,像玩鸟玩鱼玩花玩虫玩狗玩猫玩书法玩绘画玩古董玩骑马玩跳舞玩夜猫子,玩出各种花样来,这些我都不好,就好玩跤。当然让我上场真练,肯定是不行,首先说,气就不够用。

在公园里,别人唱歌跳舞打牌遛鸟,我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比划跤架。我想象着:我使绊子别人怎么防,对方进招我怎么反制他。我出手不凡,…

阅读(1679) 评论(0) 推荐(0)

老友重逢

老梨园

去年冬月,四个音讯隔绝40年的老头,相聚在二环路边的一家酒楼里。去年是兔年,是他们的本命年,四只60岁的老兔子又欢蹦乱跳地凑到了一块儿,虽双鬓灰白但全须全尾,能不让人乐透透吗?

这四个老头是:老刘、老李、老曹和我。

40多年前,我们都在陕北延安插队,不是一个学校的,也不在一个村,彼此相隔三五里地。在公社知青会上相遇,由于家境相近,脾性相投,进而相近相亲,终成莫逆。…

阅读(1240) 评论(0) 推荐(1)

回延安散记

老梨园

从走下飞机舷梯的那一刻起,我和妻就被一团暖暖的亲情所包裹着推拥着。之后的几天里,我们的思想感情的潮水便放纵奔流着。在延安,在我们心灵的故土上,多年来的记忆片段在与现实情境的交融中,渐渐连缀成一串串珍珠丝绦,缠绕在心头。我想,回延安这段旅程一定会铭刻心头,永志难忘了。

脚步甫踏上延安大地,我心头忽然回想起这样的诗句:

“心口呀,莫要这么厉害地跳,

灰尘呀,莫要…

阅读(2025)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