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叹清幽,平月转清风,自幽径独亭,惜作挽留情。孤鸟不相飞,静鱼非常游,自是依依思楚汗,更为寥寥恋佳人。鸟自从风去,鱼也落池尾,各自无相望,何苦心相远?

薄月也傲上,幽亭更凉了。盼思久久不有意,又至多许琐琐难,今是奈何为?梦语道尽期所盼,怎思风萧难可耐!自是愁离人,以然叹!长叹兮!便苦苦世苦,唯长叹!…

阅读(1816) 评论(1) 推荐(0)

不知道怎么的,我会开始思念,何时何地,我也记不清了吧。

就像……那清脆的水花,还有晶透的琥珀,更似那少年破碎的琉璃的眼,我想,就是了吧。

我不想说,冬天有多好,或多坏,总的,它就是它的那样,不会因为你说的什么,而改却什么的吧,嗯,的确。

要说什么好呢?我记得那在东风里飘零的细叶,稀稀冉冉的,还有就在那像哭啼的树的身后万里的蓝天,那样很好的,很舒心。

我是喜欢蓝色的,你呢?

阳,…

阅读(1877) 评论(0) 推荐(1)

最近的时候,在我家乡的地方,会有一种食物在流行,也可以说是定期的种风习。光饼,我不知道该不该这样称它,总的,是按照家乡话译来的。我不知道北方人有没有这样的风习,我只知道北方的饺子,其实,我们南方也有,只不过,吃的并不多,但也还是有吃的,可也总没听到他们吃光饼。同样,外国人也吃饺子,且爱吃,也还是没听过他们吃光饼,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也,可以算为南方的特色吧。记得自己小时候是喜欢吃光饼的,特别是刚做出…

阅读(1443) 评论(1) 推荐(0)

破啼的鸟鸣,轻唤着谁的梦缈?那随草树淡绿了的薄雾,又在徘徊何人的眼中。

我慢慢地拉起了帘子,可以看见春晨的芬芳。我伸手去,抚摸那柔绵的风,是那么宜人,我最喜欢那刚抽芽的嫩色,它衬出了我满心的欢跃。我,还可以把睫毛,划过那露水的透彻,那样,就似把宝石襄上了眼,好不流美。

你,就站在那,撑着伞,蓝色的,却有着红色的裳,在绿丛里,在薄雾里踱步,是那般幽梦。

于是,我起身走去。你又隐去了,我踮…

阅读(1804) 评论(0) 推荐(0)

清晨,那东方的媚色还未露出它的颜容……

在朦胧里,我在轻轻地等待……

巷子那声吆喝,来的总是特别的早,也特别的幽长,你是猜不出它从哪来,又要去向哪。在这江南的巷子里,不管是雨巷,还是雾巷,或是静巷,它都还是在那里,徘徊,荡漾。

我每天都在等待,等待这巷子的吆喝。因为我是觉得它是那样的古老和雅致,那清脆的回声,总是在巷子里,在我所爱的巷子里。

我知道窗外是有些许薄雾,你,从远方踏来,…

阅读(221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