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温宰香

每年的十月,是金风吹来的时候,她带来了秋的气息和傣家人最吉祥的色彩。金风过处,柑橘笑红了脸,稻穗笑弯了腰,玉米裂开了大大的嘴巴……于是,勐遮坝子进入了一年里最忙碌的秋收时节。

一大早,当山椒鸟还在窝里睡觉的时候,田野便开始热闹了起来。男人女人们在自家田地里忙着收割,不时的,还跟远处的人家大声打着招呼,交流着收割的农事,相互夸赞着稻谷的长势。宽阔的田野上空,回荡着男人们粗狂的喊叫声…

阅读(1338) 评论(0) 推荐(1)

一个浓雾的清晨,阿爸扛上铧犁,阿妈背上锅碗瓢盆,家里的耕牛阿黄驮着简单的铺盖,我和阿弟一路拾捡着干柴,一家人便踏上了通往南浪河畔那片肥沃田地的山路。

春季的原野是一个美丽的大花园,各色野花在浓浓烈烈的尽情绽放着,一丛丛,一簇簇渲染整个山林。穿过几条幽深的溪谷,爬上几道陡峭的山坡,绕过一片翠绿的野竹林,一家人踩着崎岖的山路艰难前行着,当正午的阳光驱散浓雾,暖暖地照在落满花瓣的小路时,我们才到达目…

阅读(1552) 评论(0) 推荐(4)

我是个粗人,对茶知之甚少,更别说泡茶品茶之道了。虽说在单位也天天泡茶喝,只不过是些大众茶而已,每天抓一小撮入杯,冲上开水一泡了事,不懂得茶是要洗要润的。至于品尝,只要是茶,想必皆有其香,味道嘛,涩中略带点苦味,除此以外便再也吃不出别的来了。

终于有一机缘,我也雅了这么一回。周末,应朋友之邀赴了一个品茶会。会址设在闹市口档次很高的那个茶艺馆内。门口有几位身着旗袍的年轻美貌的迎宾女子,彬彬有礼地鞠…

阅读(2297) 评论(0) 推荐(3)

听阿妈讲,生我那天,她一个人跌跌撞撞从茶叶地里跑回来,太累了,爬不上竹楼的梯子,结果我被生在充满干牛粪味的土地上。门前的占巴花开了一年又一年,我像水潭边的野芭蕉在野地里自然而茁壮的生长着。

新年过后,当黄灿灿的火烧花焰满枝桠时,布谷鸟就“咕噜噜”、“咕噜噜”的催着人们赶紧耙田插秧啦。我家买不起水牛,阿爸阿妈只得早出晚归的扛着板锄,在蚂蝗肆虐的水田里一锄一锄的挖着沉睡了一冬的坚硬泥土。看着因劳累…

阅读(1379) 评论(0) 推荐(0)

学校花园旁有一块空地,多年无人开垦,厚厚的落叶铺满了一地,看了好几回,觉得闲着可惜了,便有了些想法。毕竟是从农村出来的,多年养成的农民意识很难磨灭。

恰好是初春时节,买了把锄头,花了一个下午的功夫,出了一身大汗,一块像样的菜地便翻弄出来了。虽有些累,不过,望着方整的菜地,有新翻的蓬松泥土的清香扑鼻,身上的疲倦便仿佛消失了一般。坐在树荫下擦着汗,反复欣赏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像画家欣赏自己的一幅新作…

阅读(1484) 评论(0) 推荐(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