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峡谷中穿行-----游金丝峡

木头

在陕西商南的巍巍秦岭中,有一个近几年才开发的大峡谷“金丝峡”。“杨家有女初长成,长在深闺人未识”,坐落在陕西商南西南七十多公里的“金丝峡”就是一个长在深闺的美丽山姑,一旦揭开轻柔的面纱,她的倾城之美便惊扰了世人;幽幽峡谷,巍巍高峰,溪水奔泻,空谷鸟鸣,满目青翠,绿野仙踪,跌宕起伏,曲径通幽;峡谷两边的山峰,壁立千仞,如刀劈斧削,走进谷中,四周全被…

阅读(2759) 评论(0) 推荐(0)

(一)朦胧的爱

打开电脑,鼠标就像一个向导,带着她进入了一个大千世界,逡巡在网络的大街小巷里,寻觅着那五光十色的风景。曲文慧照例地先把下载的音乐点开,小提琴协奏曲《梁祝》那低回沉重的乐曲悠悠响起,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当全国一派热火朝天大跃进、大炼钢铁和震耳欲聋的口号声中,竟然产生这样悠扬凄楚的曲子,简直不可思议,曲作者何占豪、陈钢当时是两个在校的上海音乐学院名不见经传的学生,乐曲能流传至今,历…

阅读(11189) 评论(0) 推荐(0)

老伴去北京常住,走时交待要我记住把那几盆月季、文竹和芦荟隔几天浇浇水,至于那一盆仙人掌就不要了。在几盆花开绚丽的月季之间,仙人掌浑身长刺,貌不惊人,就像一个低首含目的野生植株;我本来就不懂养花,也无兴趣,平时都是老伴伺弄,这次只得当成任务去例行职责了。每隔几天浇花一次,一个小盆里的仙人掌早已干枯,就是给它浇水也毫无意义了。夏天太阳的暴晒下,两天不浇水,月季就枯萎了,所以我倒是很精心,总是让这些宠儿…

阅读(4982) 评论(0) 推荐(0)

老伴去北京常住,走时交待要我记住把那几盆月季、文竹和芦荟隔几天浇浇水,至于那一盆仙人掌就不要了。在几盆花开绚丽的月季之间,仙人掌浑身长刺,貌不惊人,就像一个低首含目的野生植株;我本来就不懂养花,也无兴趣,平时都是老伴伺弄,这次只得当成任务去例行职责了。每隔几天浇花一次,一个小盆里的仙人掌早已干枯,就是给它浇水也毫无意义了。夏天太阳的暴晒下,两天不浇水,月季就枯萎了,所以我倒是很精心,总是让这些宠儿…

阅读(5111) 评论(0) 推荐(1)

去年春日去石人山,山道旁一山夫用细绳拴一只松鼠叫卖,小松鼠温顺可爱,时而在一青石板上转圈,时而爬到他的肩上,时而跳到他的头上。山夫连绳子也不拿,任其自由跑动。问其价格,答卖二十元,后十五元成交。我说离家路远,你得把它绑结实了。他说不要紧,它不会跑的。上车时,我把松鼠装在了口袋里;起初小松鼠老老实实的卧在口袋里,车子开动不久,他慢慢的从口袋里探出个脑袋,小眼睛滴溜溜的往外看,我怕它跑掉,就紧紧的拉紧…

阅读(12058) 评论(2) 推荐(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