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

童年缩成一粒沙子,陷在我的眼睛里面,逼迫我不停地流泪。明明就在眼前却看不到,明明已随时间走得很远,但疼痛感却异常清晰犹如切肤,

当上帝在头顶做出暧昧的微笑的时候,我就在努力地学者不去回忆,不后悔,就好像在摔了一个茶杯之后的那种后悔,但我做不到,无法做到。

我突然就觉得自己像个华丽的木偶,演尽了所有的悲欢离合,可是背上却总是有无数闪亮的银色丝线,操纵我的哪怕是一举手,一投足。

阅读(106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