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8日中午,钱老伯和老伴兴冲冲的从杭州抵达南京五马渡码头,登上了将陪伴他们约10天行程的“东方之星”号游轮。几乎同时,盛先生夫妇也从上海乘大巴抵达同一码头,登上了停靠在此的“长江观光6号”游轮。这两艘游轮的行程几乎完全一致,也差不多前后脚驶出南京五马渡码头。在此后的几天里,两艘游轮前后三次在旅途中相遇、并行,却在6月1日晚,于长江湖北监利段的电闪雷鸣中,迎来了各自完全不同的命运。

白天观光…

阅读(548) 评论(0) 推荐(0)

母亲节前夕,我收到阿May从加拿大漂洋过海寄过来的一个BV手袋,她在手袋里放了一张卡片,寥寥数语,只写了近况,孩子刚满月,并谢谢我当初劝她出国。

因时差问题,平日里鲜少联络,我常常在收到她的微信后都是过了数小时才回复她。她从不生我的气,一再问我,几时有空去她那边小住时日。我每次总说很快很快,这句很快说了快三年却一直没有兑现。

零六年认识她,一见如故,初时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厮混在一起,是在零七…

阅读(484) 评论(0) 推荐(0)

十来岁时,有阵子迷上了书法,没事就坐着练毛笔字。我知道自己并无写字的天分,只是一横一竖写得平直中正都让自己开心。

有天正练着,一位长辈拿着报纸经过身边,上面刚好发表了一些书法小天才的作品,他指着说:你看,人家五岁的字就这么漂亮!瞬间人就很沮丧,没兴趣练了。当时没胆也没智慧还击:是呀,我是不行,可你五六十岁了,字也不如这小孩呀。

这种教育方法,在现在的家长当中,也很流行。他们紧盯孩子的举动,…

阅读(526)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