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

他在和我说话呐。。

不相信吗。。

觉得他们是没有知觉的生命,

觉得他们没有喜怒哀乐吗。。

你错了,他记得一切,

它只是不像凡人那样唠叨而已。

但如果,你用心,用心的聆听,

你会听到在说话。。他在说。。

我记得在这屋里发生过的一切,

我记得她们的容貌。。。

还有,她们全死了。。。。。

我?是她们其中的一个!

《旧约•传道书》说:“一代过去…

阅读(935) 评论(0) 推荐(1)

曾经我青春逼人,现在青春不再,只剩下逼人。————写在开头

天上是大朵大朵的洁白,堆集,舒展,一阵风过,卷散了所有,只留下一抹苍蓝。一只纸鸢斜过,投下一个黑影,斑驳陆离,却黯了春光。

三月总是不太清澈,空气中悬浮的颗粒在娇阳下毫发毕现,迷了眼,淌一片青葱,落满尘埃。

将身影放逐于岁月的逆流,目送生命里的时光流淌,匆了又匆,所过之处,暗殇累累,触忤心田。

默然落座,弥漫的忧思如同水边…

阅读(1371) 评论(0) 推荐(1)

这,是在哪里?我迟疑地迈着步子,却还是无意中踩起了破旧台阶上裸露出来的石子,滚动的石子在水泥地面上敲打出一串清脆,激起荡荡回声,若安详的木鱼声,激起了耳膜的颤动。

破旧的瓦片下面,是高高低低的房舍。错乱的电线上栖息着几片泛霉的乌黑的落叶,随着微风抖动着,让人想起洞穴里的蝙蝠。

门旁边靠着一辆自行车,许多锈蚀的痕迹,死蛇一样瘪了的轮胎,微风吹过辐条流露出被人冷落的忧伤的呜泣。

是不是?是…

阅读(1248)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