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剑飘零

/

我陷入了欲望的沼泽

俯视原野的星群突然扑向我

无声的呼唤

使我不至于沉沦

我迷失在钢筋水泥的丛林

为了到达峰顶,总是匆匆的

忘了看沿途的风景

却与目标越来越远

付出的是青春岁月黄金般的日子

/

久违了,大汖古村的夜雨

将你我困住

淅淅沥沥下了一夜

隔绝了喧哗,隔绝了仇恨

人的灵魂,只有独自面对时才无所遁形

什么样…

阅读(723) 评论(0) 推荐(1)

我是一条郁郁寡欢的河流

一直寻找通向大海的途径

越过沙洲

越过险滩

拨开芦苇的挽留

再不回眸

河边的杨柳见证

那种崇高的理想

那种叛逆的精神

是怎样在无数次的失败后破灭

/

如今,我生活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

不见天日

不见星河

每日生活在刀尖之上

虽便一个马路杀手

都能使我粉身碎骨

但我要顽强地活着啊

哪怕命若游丝

哪怕尚存…

阅读(796) 评论(0) 推荐(1)

槽梁在海拔两三千米的大山上,联系山上山下的只有一条蜿蜒小道。小道的尽头有一门楼,砖石混合结构,下为桥洞上为阁楼。房顶上长满蒿草,檐下有一破匾上书“槽梁”。村中有四五十户人家,三五百口人,土地近千亩。过去人们选择村落,首先要有山有水有地,还要看风水:山形如何,地势如何。其次是安全,过去兵荒马乱,土匪出没无常,选址大都在易守难攻的地方。旧街的一些村子,荒着平坦的河川不住,都住在海拔很高的山上。这一代就…

阅读(846) 评论(0) 推荐(2)

总在途中(外二首)

总在途中

踽踽独行

任背上风起云涌

天空肆意涂抹

没人为我指点迷津

解开衣襟

系上衣襟

白色的风中没有一点你的消息

你该不会像去年一样忘掉这里

总想蓦然回首

你在灯火阑珊,我却望尽千帆

总想鲜花与掌声只有咫尺之近

为此几乎耗尽我的一生

青春总是如此仓促

来不及谢幕就以散场

我却不能片刻停息啊

这是上苍赋予我的使…

阅读(953) 评论(0) 推荐(2)

心祭

清明时节,回老家给奶奶上坟。中午在叔叔处吃饭,席间进来一婆婆,见我大惊。说:‘这是宝生的儿子吧、’婶婶说:‘是’‘看眉眼就

挺像的。想不到宝生也能有这样大的儿子 。年轻时疯疯癫癫的,常跟我要辣椒吃,一曲一曲的唱样板戏,唱的嗓子都哑了。’顿时勾起我对往

事一段回忆。

父亲年轻时在百里外的矿上当工人,母亲随他住在菜洼沟。两人经常为一点小事吵架,母亲也是心性极强,得了精神病,水米不…

阅读(996)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