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评论文章《我最敬佩的人》

    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 腾越镇三完小 五〈一〉班 吴秋华

    我妈妈的一双手虽然那样粗糙,但是在这双手中融入了妈妈对我的希望,对我的关怀和爱。我喜欢妈妈那双手。记得有一年的冬天,天上下着大雨,寒风夹着大雨向正回家的我和妈妈袭来。妈妈吃力的踏着摩托车,坐在后面的我早已被冻的牙齿打起架来。这时,妈妈下车,亲切地对我说:“秋秋,忍着点,快到家了。”说完,妈妈把她的手套摘下来给我戴上,顿时,我觉得一股暖流流遍了全身,不再感到冷了。不知不觉,我的眼睛被泪水模糊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涌了出来。妈妈,前几天您的手裂开了,手上出现了很多个小口子,虽然您笑着对我说没关系,不痛。但我知道您的手怎么可能不疼呢?只是您不想让我担忧,怕影响了我的学习。回到家妈妈使劲搓着手,我低下头看妈妈的手,妈妈的手被冻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我一下子投进妈妈的怀抱里哭起来,妈妈用她那双几乎冻僵了的手抚摸着我说:“孩子,别哭,坚强些,你可要好好学习,别辜负了妈妈对你的希望!”不知多少次,我从睡梦中醒来,看见妈妈那双手还在灯光下为我缝衣服;不知多少次,妈妈用她那双手为我盖被子;不知多少次,我在妈妈那双手的精心照顾下恢复了健康;不知多少次,在妈妈那双手的帮助下,我克服了种种的困难......我爱妈妈那双温暖而又坚强的手。

  • 评论文章《我最敬佩的人》

    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 腾越镇三完小 五〈一〉班 吴秋华

    我妈妈的一双手虽然那样粗糙,但是在这双手中融入了妈妈对我的希望,对我的关怀和爱。我喜欢妈妈那双手。记得有一年的冬天,天上下着大雨,寒风夹着大雨向正回家的我和妈妈袭来。妈妈吃力的踏着摩托车,坐在后面的我早已被冻的牙齿打起架来。这时,妈妈下车,亲切地对我说:“秋秋,忍着点,快到家了。”说完,妈妈把她的手套摘下来给我戴上,顿时,我觉得一股暖流流遍了全身,不再感到冷了。不知不觉,我的眼睛被泪水模糊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涌了出来。妈妈,前几天您的手裂开了,手上出现了很多个小口子,虽然您笑着对我说没关系,不痛。但我知道您的手怎么可能不疼呢?只是您不想让我担忧,怕影响了我的学习。回到家妈妈使劲搓着手,我低下头看妈妈的手,妈妈的手被冻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我一下子投进妈妈的怀抱里哭起来,妈妈用她那双几乎冻僵了的手抚摸着我说:“孩子,别哭,坚强些,你可要好好学习,别辜负了妈妈对你的希望!”不知多少次,我从睡梦中醒来,看见妈妈那双手还在灯光下为我缝衣服;不知多少次,妈妈用她那双手为我盖被子;不知多少次,我在妈妈那双手的精心照顾下恢复了健康;不知多少次,在妈妈那双手的帮助下,我克服了种种的困难......我爱妈妈那双温暖而又坚强的手。

  • 评论文章《我最敬佩的人》

    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 腾越镇三完小 五〈一〉班 吴秋华

    我妈妈的一双手虽然那样粗糙,但是在这双手中融入了妈妈对我的希望,对我的关怀和爱。我喜欢妈妈那双手。记得有一年的冬天,天上下着大雨,寒风夹着大雨向正回家的我和妈妈袭来。妈妈吃力的踏着摩托车,坐在后面的我早已被冻的牙齿打起架来。这时,妈妈下车,亲切地对我说:“秋秋,忍着点,快到家了。”说完,妈妈把她的手套摘下来给我戴上,顿时,我觉得一股暖流流遍了全身,不再感到冷了。不知不觉,我的眼睛被泪水模糊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涌了出来。妈妈,前几天您的手裂开了,手上出现了很多个小口子,虽然您笑着对我说没关系,不痛。但我知道您的手怎么可能不疼呢?只是您不想让我担忧,怕影响了我的学习。回到家妈妈使劲搓着手,我低下头看妈妈的手,妈妈的手被冻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我一下子投进妈妈的怀抱里哭起来,妈妈用她那双几乎冻僵了的手抚摸着我说:“孩子,别哭,坚强些,你可要好好学习,别辜负了妈妈对你的希望!”不知多少次,我从睡梦中醒来,看见妈妈那双手还在灯光下为我缝衣服;不知多少次,妈妈用她那双手为我盖被子;不知多少次,我在妈妈那双手的精心照顾下恢复了健康;不知多少次,在妈妈那双手的帮助下,我克服了种种的困难......我爱妈妈那双温暖而又坚强的手。

还没有没有发表,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