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不说人话”,我想这是对的。

如果狗太聪明,它无意中学会了人话,那动物学界的泰斗会怎么看?还有那些蜚短流长的长嘴妇们,又会生出怎样的事事非非,这倒是个蛮有意思的话题。

那天吃早餐,无意中在小饭馆里,发现一只漂亮的小狗。只见它在桌子底下,上窜下跳,左顾右盼,摇头摆尾,煞是可爱。

这只狗的主人,有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长得浓眉阔目、虎背熊腰,一双不怒自威的眼睛,一副钢筋铁骨的身板,一个混世魔…

阅读(804) 评论(0) 推荐(3)

最近,我看了朋友的日志《美丽的哀愁》,文中提到的诗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引起我极大的兴趣和好奇心。

一行小诗,只有短短的十个字,竟包含我们耳熟能详的“青梅竹马”,是信笔涂鸦,还是机缘巧合,促使我在百度上一探究竟。“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这首诗的大意是,一个前额梳着留海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一枝花在门前戏耍;一个骑着竹马的小男孩儿,在小路上…

阅读(1003) 评论(0) 推荐(0)

“滴答,滴答”,下雨啦。小雨淅淅沥沥,下了整整一宿。放眼望去,远方烟雨迷蒙云雾缥缈,近处花团锦簇青翠欲滴。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雨。蒙蒙的细雨滋润着山川和大地,给清清的洮儿河注入了喧嚣和淤泥。肆意奔腾的河水,卷起层层泡沫,激起朵朵浪花。鱼儿在水中觅食,无忧无虑地追逐嬉戏;小雨给如诗如画的科尔沁草原增添了勃勃生机。

走在湿滑泥泞的小路上,心情格外的舒畅和晴朗。轻轻拂面的依依垂柳,正吐出娇媚的新芽…

阅读(2373) 评论(0) 推荐(6)

——谷东明牺牲四十周年祭

在祖国的塞北边陲,在黑龙江省逊克县,在金训华牺牲的地方,长眠着我儿时的朋友。他扎根边疆无私奉献,把自己火热的青春,满腔的热血和娇美的生命,奉献给了那片肥沃的土地。茫茫的大兴安岭林海啊,请你用宽阔浩渺的胸怀,深情拥抱我们的英雄吧。

一、阳光少年

第一次见到谷东明时,他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

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显得炯炯有神;两道微微扬起的剑眉,显得英姿勃发;…

阅读(2419) 评论(0) 推荐(7)

白玉洁,一个好听的名字。

我曾经心血来潮,对朋友的这个名字,进行严肃认真的赏析。

白,是人人向往的光明;白,是交口称赞的纯洁;白,是一无所有的清贫。白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想象力的颜色。把光谱中的红蓝绿三原色,按照各100%的比例混合,就得到最纯净最质朴的白色。

玉,宝石。她是石头的一种,质地坚硬,光泽透明,经能工巧匠的雕琢加工,可成为价值连城的艺术珍品。在《说文解字》中,对玉字的解释是,…

阅读(1946)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