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没睡着,这半年来这种状况就像是周期性疾病一样反反复复发作,每次一周左右康复两三天后又继续。至于是为什么,说不清也理不顺,大概是压抑太多,状况在宏观上表现出来了罢。

第一次发病是在高三的时候吧,只不过没有现在这么厉害,那时候简单的人生简单的目标却像是陷在狂人日记里面,灰色的继续让我喘不过气来。那一次低落太久了吧,一直的自信也选择了逃避,从不喜欢小说的我开始以肤浅的方式融入了他人生活的沉淀。尽管…

阅读(2321) 评论(0) 推荐(2)

从一个上午将要结束的时间起床到没有理由飘来睡意的下午,当然我还是在上网,重庆的天从三月份开始就有一种炼狱的味道,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望——散热。电风扇以其坚强的意志忘我的工作着,似乎已经到了一种与夏天共存亡的境界。书桌上的一摞书、三两只笔、一卷纸混杂着一个衣架、一挂钥匙、一瓶眼镜护理剂围绕着电脑落寞的摆着各种自由的姿势。它们仿佛都已经习惯了不被问津,自知无法与电脑争宠便遁入空门式的遵守着存在的法则。{…

阅读(2092) 评论(0) 推荐(0)

大二最后一学期就要过去了,似乎还是一如既往的没什么特别值得去回忆的,既没有新交一个有共鸣的朋友也没有在某些方面获得本就定位很低的成就。可是无所谓,我戒掉了患得患失心态坦然了许多,不过学生的本质工作从种种迹象上看都有不敬业的嫌疑。

手机迎来了久违的短信提示振动得有点兴奋,打开一看却是山班发来的——可以报考计算机三级了,我有些矛盾不知道应不应该去报名,但是想到毕业时能多拿一个证书能比别人能多懂一点…

阅读(3768) 评论(0) 推荐(1)

突然的就到了2010年的最后一天,觉得多少还是该写点什么的,即可当总结也可当回忆。

2010这最后的一个星期我去找了两份兼职做了,可能是目的不明确的缘故吧结果也不大明确。不知道这个初衷是不是完全为了钱,反正工作当中夹杂了许多的混的过程,年轻人大抵是有点怕这样的吧!记得在这学期也就是2010的下半年,我们有很多的实验课,一开始我还是打算那么的混着过,实验快要开始的时候抓紧的抄一下预习作业,实验开…

阅读(4851) 评论(2)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