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秀苗带着小荷到新嫁娘家。

新嫁娘家的大厅正燃着八根大蜡烛,大厅被蜡烛照得通红耀眼。

已有几个姐妹来到新嫁娘家,她们聚集在新娘的房间,帮新娘梳妆打扮。

秀苗和另外几个姐妹在院子里,帮忙张罗招待迎亲队伍用的食物。

小荷也高高兴兴地跟在妈妈的屁股后面,妈妈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有几个老太婆看到小荷有板有眼,显得比同龄人老练,就觉得好笑,边看小荷做事,边热心地指点着。{p…

阅读(5405) 评论(0) 推荐(0)

下午四点过后,太阳开始热辣辣地直射到房间。

麦茵梦心想:“妈妈可能特别喜爱太阳,这房子客厅早上被太阳明晃晃地照个通红,下午太阳又光顾我的房间。”

麦茵梦叹了口气,把窗帘放下来,密密实实地挡住刺眼的光线。

她打开空调,热气仍然不依不饶地偷窥进来。

收音机里正播放着已故明星梅艳芳的歌曲《夕阳之歌》。

麦茵梦竖起耳朵听完深情的歌声,心里叹道:“梅艳…

阅读(8374) 评论(0) 推荐(0)

胡丽晶出生于七十年代初的湖南永州一个小山村。

母亲年轻时是镇上有名的红卫兵。

她曾积极对当地的一些知名臭老九,地主阶级抄家、打砸。

成年后,在村委会由当一名小出纳起步,逐渐升到妇女主任的官位。

胡丽晶的父亲在文革结束后,与一名同乡偷渡去了美洲的危地马拉。

胡丽晶的母亲年纪轻轻却守了生寡。

她耐不住寂寞,便与村委的治保主任通奸,生下了一个小女孩。

东窗事发后,治保主任的夫…

阅读(8717) 评论(3) 推荐(0)

那口大钟是用生铁铸成的,有一米多高,吊在村长办公的大楼顶,每天有专人敲打,它指挥着全村人的作息。钟声很闷,但传得很远。记忆中,我每次听到钟声,眼前仿佛都是阳光灿烂的,也许下雨不敲钟。

早上钟声一响,人们很快聚集到生产队的仓库门口,那仓库是我爷爷解放前蒸酒的作坊,土改时被没收了,队长在黑板上写写划划,计算着前一天各人的工分,然后大声读数,人们一般都保持沉默,偶尔有人会咕噜一声表达不满。接着安排当…

阅读(4071) 评论(0) 推荐(1)

那是一座富人的园林式别墅,是共产党土改的战利品,那个地方很美很美,直到现在,我在梦里经常去那里徘徊,“小学堂”是我给它起的名字,因为它后来变成我上小学的地方。

别墅的大门是圆拱形的,大门进去是一个精致的花园,中间有一个砖砌得很高的土黄色的荷花池,那土黄色是后来涂上的,原本的颜色看不到了。荷花池的右边是叠叠的高大的假山,假山旁边种满了黄铜色的,很老很粗的观音竹。假山后面有…

阅读(4163)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