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这是份苦差,需要不停的思考,有时还得艰难的装做深情款款。那些曾经张显着的欢乐,甚至曼妙与美好,都禁不住灵魂的再次参入。这一切宛若某些缺陷,粗糙而丑陋,就算是对爱最神圣的宣誓都显得滑稽不堪。但不管怎样,它们都堂而皇之的存在,我没有权利摈弃,就是被遗忘的最微不足道的细节,也会跳出来挤压我昏昏欲睡的头脑。因为我正渴望着泛泛无为,我的神经中枢充分敞开了记忆的阀门,我已经…

阅读(3340) 评论(1) 推荐(1)

观看完上元节市政统一燃放的烟火,回来进入居住的小区,发现很多人家的凉台上挂着光线柔和的红灯笼,才忽然醒悟——这本来是赏灯的日子,这使我的记忆不断的回放。

小的时候家家户户糊花灯,点燃蜡烛,赶场似的和伙伴们相互追逐,小心翼翼的挤在人群中看各单位组建的秧歌队表演,往往这一队刚刚扭罢,另一队又粉墨登场。都踩着高跷,手上举着镰刀、斧头等道具灯样,就是再调皮的孩子也不敢太近前,被踩到可不是闹着玩的。那时…

阅读(5205) 评论(0) 推荐(0)

我没想到这次探家会带回个庞然大物,当我把包裹单递给爱人时,我还故做玄虚的打了哑谜。爱人嘟囔着说千里不捎书的怪话,他当然知道我并没有值得炫耀的贮藏,要不是那床棉被,我会省却不少周折,那棉被又是我非拿不可的!

我不知道这床被从什么时候就被预备好了的,妈妈也不大记起准确时间了。在我还不到谈婚论嫁或更早一些时候就着手缝制了,这似乎是做母亲的逃脱不了的职责,而且每年都要把这床被子折腾出来几次晾晒,但还是…

阅读(4740) 评论(0) 推荐(0)

翻着记事本,倏地跳下来两只鸟,小鸟紧随大鸟屁股后,生怕走失了。

我的眼睛瞬间就湿润了,那是母亲的两个剪纸,是用张鸭蛋青色的名片剪成的,那极具原始味道的鸟都张着嘴,互相呼应着。妈妈那一天还在便笺上端端正正地写了她的名字,是照着我写的字样一笔一笔描下来的,如同刚学字的孩童,费了好大劲。而我的泪在那一刻止不住的漫过眼眶。

那是近十年来我陪妈妈过得最长的一个假期。当我见到她时,眼睛象灼伤似的躲闪开…

阅读(4795) 评论(0) 推荐(0)

我第一次看到杜鹃鸟行骗的故事,当时瞳孔大张,象是听到天下最大的奇闻。对朋友讲时强忍着那个令我暴笑的情节,最后大家的反应同我一样,“喂养一个在将来比自己大十倍的婴儿?”惊诧的笑过后不得不叹服杜鹃鸟的行骗高明。但我忽然觉出芦苇莺在受到欺骗后显现出了无限的人性之爱。它兢兢业业的四处奔波、含辛茹苦,可能到死都不会觉得自己受到蒙骗,而它养育的却是相当卑劣的盗匪。杜鹃逃避做母亲的责任,…

阅读(8081)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