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飞扬/癸巳年四月落笔于午后

谨以此文献给我所走过的三十载光阴。

误入红尘,一去三十载。于皓月当空夜,掩卷沉思。于花开彼岸,听风轻吟。于暮雨黄昏,看潇潇雨歇。于青灯古寺,听木鱼沉吟。若如斯,人生夫复何求?常思东坡之语,恨此身非我有。醉眼过往岁月,哀莫大于心死。红尘之中,琐事缠身。虽有披风踏月纵啸山林之意,然人心不古。求生计于当世,苟活于灯红酒绿。纵有其平生之夙愿,又何时能达?今若是焉,悲…

阅读(129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