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一个因放火被判刑刚出狱又作案的犯罪嫌疑人,面对一个只因家庭锁屑就将妻子置于死地分尸而后快的凶残歹徒。我和跟我多次出生入死的协勤兄弟小戚,还有一名政府干部阿杜上路了,猎豹车在山村公路上艰难爬涉,发动机的大声轰鸣炫耀着它越野的威力。阿杜紧握方身盘吹着口哨,小戚在电话上逗着刚满三周岁的宝贝女儿,我闭目养神。

初冬的麻阳河不见冬的身影,万木丛林的山野翠竹青青,枫叶醉红,早晨的灌木丛中游荡着雾气,伟…

阅读(3682) 评论(2)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