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睁开双眼,望着苍白的天花板,一缕留恋从眼角滑落耳边,润湿了半多脸颊。

苍白的发,微黄的脸,似山中沟壑般多而有力皱纹,似乎还在眼前。

迷蒙的双眼望向不远处的庭院,庭院里种满了不知名的某种野花。并未有什么香气,只是白净的纯粹。小路边英托风儿带着子女游历的蒲公,静望着远去的子女。

伸手抓向床边的书,微起身倚着枕头翻开夹着书签的那一页。

奶奶说过,要读书,好好读。

奶奶年轻时没上过几…

阅读(1126)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