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大的雪都遮不住的過往.

流淌着的河水,喝醉了的晚上.

长长的脖颈和高高的鼻梁.

墙脚相互缠绕的枝芽.

床头阿吊眼里的衰伤.

半打月光也只够挥霍几次的希望.

践子身上的美衣裳.

被放弃了的天上的星光.

咬断绳子的妄想.

埋在冻土里的玫瑰花香.…

阅读(189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