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盛夏,红菊依旧鲜艳。

和风日下,倩影迷醉花田。

揽一片花颜,轻赴碧水边。

粼粼波光,与足舞争相翩跹。

绽一池芳华,尽付时间,不负流年。

阅读(1031) 评论(0) 推荐(0)

沧海又起白烟,谁拾记忆残片?

寒沙沦陷,绿水蔓延。

碧波轻抚笑靥,在从前,散成一圈一圈。

那两年,严冬乍暖,我为你种下春色满园。

而今,我在海角,你在天边。

阅读(1068) 评论(0) 推荐(0)

“道长,请帮我卜一卜。”一迷途羔羊来到一算士跟前。“你想卜什么?”道长笑着问青年。“卜前程。”“只卜前程,不问其他?”道长若有所疑。“对,只卜前程。”青年很肯定地看着道长。“上次替你卜的姻缘到现在如何

阅读(2602) 评论(0) 推荐(0)

我想小心翼翼地将那点着缀爱与情的贝壳放回大海,让它沉睡一千年,一千年之后我会亲自下到那个深度去拣起那颗珍珠!

你就是那个可以和我一起在三十岁那年还到海边看夕阳余晖,在五十岁那年还到街上牵手散步看繁

阅读(968) 评论(0) 推荐(0)

庭院深深,秋风徐徐,落叶沙沙,一缕淡蓝的烟圈,袅袅盈空。

宁静的院落里,大门前昏黄的路灯照在水池中,风吹起的涟漪,脱落出一朵朵淡黄的花瓣,合着叶飘落的哀愁,氤氲出一派萧索。

不知为何今晚总有些

阅读(1046) 评论(0) 推荐(0)

在—间面积不到二十平米,家徒四壁的空房里,—个瘦弱的身影如凋落的秋叶在昏黄的灯光下摇曳着。房间里有两扇窗,一扇向南开着,一扇向北闭着。

此时,已是午夜三更了。死寂的暗夜被—声慵懒的猫叫划破,踱步的

阅读(1123) 评论(0) 推荐(0)

墙上泛黄的日历,还剩下九十多页,我的期限,只剩下最后三天,三天之后,我会带着承诺和回忆悄悄的离开这里。最后这三天,我什么都不想做,哪里都不想去,只想看着我还在襁褓里的孩子,静静地看着她笑。可听到她哭叫

阅读(1237) 评论(0) 推荐(0)

作为一个K歌爱好者,一个有着多次K歌经历的“抢麦霸”,我对此娱乐活动充满激情,无限喜爱,不仅仅在于它高强度的娱乐性,还同时存在于一些潜在的东西,这些东西是什么呢?

不得不承认,我们去KTV的主要原

阅读(1014) 评论(0) 推荐(0)

我从最后一班回住所的公车下来,看见霓虹灯下恣意散落着几张传单和几个空塑料瓶,有个穿着素朴甚至有些落魄的老女人躬下身去拾起,我迅速走上前去阻止她:“不准捡!”女人被我咆哮的声音吓到,顿时怔住,片刻后才缓

阅读(931) 评论(0) 推荐(0)

你昨晚跟我说,烟花三月要下扬州,偕同亲友去踏青、咏春,我讪讪地笑了笑,却不作任何回答。

扬州,那是烟花之地,在那片盛产文人墨客的热土上,曾留下了多少才子佳人的缠绵悱恻。在那烟花柳巷里,我寻见杜牧流

阅读(1037)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