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大概是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我的欢喜却是实在无处安放。遇见你,喜欢你,我开始期待明天,恩,我这辈子最勇敢的念头,就是坐飞机去见见你,然后,我还想抱抱你,亲亲你。那时的念头无比强烈,对的,我还因此下了携程旅行,注册了账号,对了,支付密码是你的生日。虽然只是念头,可这对我来説,已经是我全部的勇气了。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説的大概就是我这样的吧。我想象着你见到我,会有什么表情,会用什么样的语气同我説话…

阅读(1021) 评论(0) 推荐(0)

“美人醒了。”缓缓摇摇脑袋上的一撮毛,可爱地说着。

“你是陌儿的兽宠。”玉卿安却是有些吃惊,刚刚醒来,便听到软软的声音,主要,还离得很近。

“美人好,我叫缓缓,‘缓缓’的‘缓’哦。”缓缓略带娇羞地低了低头。

听主人的,总没错嘛!

玉卿安神色忽冷,美人。

见他脸色微冷,缓缓更紧张了,怎么惹美人不开心了,那还怎么抱得美人归呀!

一颗鸟心七上八下,好不紧张!

忽瞥见他眼所覆雪…

阅读(987) 评论(0) 推荐(1)

看到面前这摇把折扇无比风骚的古大少,槿陌想着最近怎么这么容易遇到熟人呢?

“小丫头,看不出来你还有几分姿色呀。”

“我不...”

“别说不是,本大少自出娘胎以来就从没有认错过人。”

那你还是回去吧。槿陌腹诽。

“哎,小丫头,你干嘛出来了,好看的还没开始呢。”

“我有事先走行不行。”槿陌说着便要离开。

“怎么能这样呢,这烟柳画桥可是本大少的地方,怎么也该让小丫头玩得开心对…

阅读(785) 评论(0) 推荐(0)

挥手布下隔绝阵法,槿陌抬起双掌。

掌中萦绕着淡淡的月白色雾气,无数的花瓣围绕在二人周身,她执起他的双臂,四掌相对。

只见红色火光在他体内不安分地肆虐着,雾气渐渐向它靠拢。

大颗大颗的冷汗从他额上落下,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过度的炎热。他原本有些病态的身子显得更加虚弱,然而,他只是紧紧咬唇,硬是不吭一声。

骄傲如他。

倔强如他。

坚强亦如他。

火光顺着相对的双掌从玉卿安体内度…

阅读(876) 评论(0) 推荐(0)

阔气!

很阔气!

非常阔气!

这是槿陌看到聚宝楼的第一印象。

包厢。

铃歌毫无形象地席卷着桌上的糕点,“子娆师妹,有你跟着果然没错,这天字号包厢的糕点就是不错。”

“师姐这么说,子娆可要伤心了,原来子娆竟比不上这些糕点。”玉子娆一脸伤心的样子。

“不...”话没说完,铃歌就噎住了。

玉子娆忙从桌上倒了杯水给铃歌,“师姐慢点吃,要是有机会的话,师姐可以来我们玉家,我们…

阅读(64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