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莫凭栏?

如果这也算萍水相逢,我想

一定是北回归线的诡计

你也是被铁轨骗来的?

多可恶!不过

那种小把戏我早已看穿

不知我这陌生人所说

你信还是不信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口音

陌生得连理智都怀疑

倘若凭栏而立

那澹澹水光而来

就会给你最温馨的提示

三十的纬度,永远向北

修长的影子,夸张的罔两

一轮拉满的弓,临水而开

离弦一枝长…

阅读(1060) 评论(0) 推荐(0)

寒城多月夜,歧风露飘颻

未见戍灯早,驱车向南皋

人去楼愈静,云空星更廖

至今思弄玉,凭栏一支箫…

阅读(919) 评论(0) 推荐(0)

在水一方

在梅雨季的江岸

挥一把羽毛笔

我问这落英缤纷

今是何世,明复几何

魏武王今且安在?

怎不见燃薪的小童

空嗅一鼻子梅香

其醉也不可以烈酒

酩酊的袖口挥不动舳舻

短歌行卧倒在夏口

问今是何世?

英雄安在?英雄安在!

倘若折一枝柳

就可以策鹤而去

河坊街的雨市之上

也不必有这么多谪仙

一个一头撞死在瓦檐上[1]

另一个怎么…

阅读(1089) 评论(0) 推荐(0)

记与贾小明同学的一次桌球大战,固郁悒而不可戒,最后竟酣然而归,有一种看破的快感!爽!

把满头草根押上的

最后顶多赢一份自嘲

见好就收怎么能算豪侠作风

但是这柄剑啊我的确

是输不起,你说

怎么可以把灵感当掉

行走江湖怎能拒绝纵酒

拳拳拳拳拳拳拳拳

有本事你就把我傲骨赢走!

拳!

如果再来一杯我就醉

就灌我十杯!一觉睡十天

三六分之一年,一点不可惜{…

阅读(1080) 评论(0) 推荐(0)

文/小虫

最后这张机票

终还是流落到我手中

昂贵的一对一服务

乘的不是气球是白鹤

登机是十八日凌晨

也不知会不会晚点呢

(复犹豫复犹豫)

我这一身牵挂

也不知能不能过安检

就算过了,又能够飞到哪里

总之,最后也只能

跟我一块流浪

最后啊

也不知降落在哪一个年代

喝醉的五柳先生会来接机吗

子建兄怕又把我当成仙女

唉,这鸟注定无枝可依…

阅读(1091)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