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在这南国的大地慈爱得像个母亲,抚爱着她所有的孩子。孩子们欢呼雀跃,尽情的享受着这浓浓的春意。看那远山,青葱墨翠,风姿万种,虽然英雄挺拨的身姿,但受这母亲的爱抚也变得娇媚。

田野上,绿草油然,野花间缀,细看去,就如国手中的最爱,又如大地的新衣。

莺燕陶醉了,舞出那最带感情的肢体舞姿。其间,声脆调婉,不知是否在与她的爱郎在和鸣春调呢?

我,陶醉了。

弃去厚实的冬装,换上适宜的春饰…

阅读(911) 评论(0) 推荐(1)

元宵节刚过,工作还未有确定,但我在乎的不是这些。我在乎的是父母亲——父母都己年过花甲,但他俩都没有在家过年。而是在邻镇的山里的铜泥场里过年。说是过年,倒还不如说是工作,因为他二老是在那里守泥场的。

想着村里的家家户户都一家团圆在家过年,而我的双亲却还要为工作而工作着,我的心就像缀着一块铅般沉重。我常问自己“他俩幸福吗?快乐吗?”作为他俩的儿子,我没有能力让他们过着幸福的晚年生活,是不是我的不孝…

阅读(98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