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有静静的写过东西,或者说大半夜坐在笔记本前轻轻地敲打更为合适。不是说白天去敲会不好意思,只是说夜晚更为安静,可以去静静的思考,去雕琢。

年初还在想今年怎么过,到了临近年末还在想剩下的日子怎么过,或许只有到了过年的时候才会知道今年已完吧。明年还会这样,年复一年,年复一年,糊涂的过着。

亲戚朋友都说年龄不小了,应该去考虑找个女孩,这时候“没有合适的,不想凑合!”成了最好的借口,最不像谎言…

阅读(1399) 评论(0) 推荐(2)

在广州从四月待到十一月,受不了那炎热,回了四川。结果仅仅是从火坑跑回了冰窖,让人失望。耳朵旋绕着“咔、咔”的幻听,什么东西碎了吧!我似乎忘记了一个常识,热胀冷缩。

美丽的东西总是那么容易碎,以前回答过别人。

“什么宝石最美?”

“水晶”

“为什么?”

“因为她没有钻石的高贵华丽,不像钻石那样受不了热情,就会露出本质,黑黑的东西。她不代表永恒,在成为永恒前一定会让人摔的支离破碎。…

阅读(1428)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