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世间有两种医者,一种是济世救人的华佗,另一种则是普度众生的佛祖。两者皆为医者皆有仁心,但其施仁途径不同方法不同,仁心所得必然不同。

但近年来不断发生的“医闹”暴力事件,已成为医者挥之不去的梦魇。中国医院协会发布的《医院场所暴力伤医情况调研报告》显示,2008年~2012年,发生“医闹”暴力伤医事件的医院从47.7%上升至63.7%,针对医务工作者的暴力袭击(包括口头辱骂、威胁、殴打甚至凶…

阅读(1166) 评论(0) 推荐(0)

老屋坐落于县城东郊,因地势崎岖、人烟稀少,素有“东禺人烟”之称。90年代末,随着农村城镇化的进程,村里头屋子更少了,即便有也都是翻了新的平房,唯有老屋一直屹立不倒。三十多年来,徐老师一直坚守在这里,不曾离去。

上世纪80年代,上过高中的徐老师是镇里头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1986年,在村里当了多年代课老师的徐老师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要么提拔到城里工作,要么还留在老屋里,尽管家里头不支持!…

阅读(5268) 评论(0) 推荐(0)

记忆里那朵永不凋谢的玫瑰,葬在了那个萧瑟的秋天,谁染红了玫瑰只留一地相思。你的名字,我将用一生默念。天上人间,何处,有期待的温暖如初,许我一片碧海蓝天?

--题记

那生长在河边颜色苍青的芦苇,化作了此时眼底绿草茫茫;那晶莹凄凉的白霜,换作我看你时的眼波流觞;那萧瑟中带着冷颤的春风,吹皱的不再是寒江,而是如今寒春二月的碧波流淌,又有还谁记得谁染红了玫瑰,只留一地相思。

时至新月,万物待兴…

阅读(13051) 评论(0) 推荐(26)

再次见到雪莲的时候,只见她没精打采、肤色惨白,目光透着一股寒颤,淡红的指甲突显雪白。当我牵起她纤细的小手时,只觉浑身微微一颤。

微凉的春风拂过,雪莲连打了两个寒颤。我怨道:天凉,不如折返住处。

雪莲扭捏着单薄的身子,轻点我鼻尖上的小露珠,说:“林,今天一定陪我去武林路的‘故事李’,好吗?”

我抖了下,从那折射出来的荧光,绝然,但又只好狠狠咽了口气。微点了头,碎步给她披上了我的衣服。她缩…

阅读(1784) 评论(0) 推荐(1)

大熊斗狮子,室女南十字。

天鹅携天琴,天蝎南三角。

仙后骑飞马,南鱼沃江红。

御夫会猎户,大犬卧泉底。

当唯美的夜只留下天空的痕迹时,你便开始了你的故事,明明暗暗,闪闪烁烁。不知是你隐藏了角落还是我迷失了星辰,冷冷的夜总给我添了你那夜深处的孤寂。只是徒添了狮座旁的泪。谁寂寞了繁华,埋葬了天涯,只落下寥寥星空。室女外的十字凭栏了谁与谁?

或许天鹅终只是鹅毛散漫一地,如同蒲公英一般…

阅读(1608)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