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春节前夕,我总是为了能够买到一件心仪的毛衫而纠结。毛衫的质量好的,款式不理想。款式好的却爱起毛球球,看上去就像洗不干净似的难看。邻居王姐指着自己身上的毛衫说:“我家的毛衫,都在建红商店里那家毛衫加工店织的,从来不起球的”。

建红商店里那家毛衫加工店的生意一直是红红火火,我每次逛商店时都习惯的看一看他家毛衫的样品,多种多样的款式,毛线的质量确实不错。我还知道她们家在文化商场还有他们的毛衫加工…

阅读(1125) 评论(0) 推荐(0)

每逢周六的早晨,我自喻为“自由王国”的家总是在:“起来不愿再奴隶的人们”的歌声中一家三口争先恐后的冲出“老窝”。

经过一番漱洗开始早餐。早餐的战场由那个最后起床的“奴隶”打扫,这是我们家不成文的规定。今早也不例外,我和女儿受时间限制先后冲出家门。刷碗,收拾房间卫生之事非夫君莫属了。“琳琳,带钥匙。”丈夫宝臣一边刷碗一边对第一个冲出家门的女儿喊道。“OK!”女儿春燕般得飞出家门。

“你有活动…

阅读(467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