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雾,白茫茫的一片接着一片;让我分不清楚哪里是雾,哪里是天空。推开窗,一阵寒气迎面扑来,撞得我呼吸不匀,本能地想把窗户再给关上,可是我没有,那冰冷的感觉让我突然萌发一个念头,何不到雾中去领略一番这别样的风景。

快速地裹上厚厚的衣服,因为我担心,这雾会随时消散而去,一直到我来到楼下,才发现我的多虑。雾气没有一丝一毫想退去的想法,走到街上才发现街上原来还有这么多的人在走动,摊贩们忙着自己的生意…

阅读(1388) 评论(0) 推荐(0)

古语有云,日中则昃月满则亏,方圆之间似乎都有一种平衡的存在,这不仅让我回想起了一句有关三国的话语,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其实我们的生活也一样,无处不存在平衡,平衡才是一个永久的话题。

什么是平衡?这让我想起了古代文人描述美女的几句话,增之一分则胖;减之一分则瘦。这就是平衡,一种不高不低、不上不下的状态。生活中的平衡也有很多,有家庭方面的,有工作方面的,也有朋友方面的,总之平衡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重…

阅读(2022) 评论(0) 推荐(2)

那河·那水·那人

——寻找雨中的蔷薇

谢宗兵·文

序章: 驻留小河畔,细雨弥漫;路人匆匆,石桥为伴。鱼随波走,浪顺风翩!静待花影,小河之岸。《小河.谢宗兵》.

壬辰年端午后两日,雨,微风。闲来无事,身临乡道,信步成趣;睹雨中风景,偶有所感,作此篇,兼怀花花。

那河

一条蜿蜒曲折的水带沿着低洼处四处摆动,时间久了人们就称之为小河。在她的身边从来都不缺少那绿意盎然的小树、小草,…

阅读(1273) 评论(0) 推荐(0)

文/谢宗兵

当第一道霞光驱走最后一丝黑暗,我快步冲了出去,三层楼的高度和几十道阶梯转瞬超越而去。我是焦急的,我是疯狂的,此刻我是内疚的。

花花要走了,离开这里,不再回来;去的地方很远、很远,据说没有下一次的相遇,这是生人做死别的悲哀。

我们正年轻,欠她半世情。

初遇花花的地方长出了一棵小树,已经一米多高了,我们在路过的时候总在想,小树会结果吗?会开出最鲜艳美丽的花朵吗?可是现在花花…

阅读(1413) 评论(0) 推荐(0)

竹海醉梦

谢宗兵/文

一抹苍翠,是竹的品质;一池繁华,是莲的写照;一栋阁楼,是千年的守候。

沿着一条小径,不出百米是一条狭窄的巷子,两边的高墙遮住了几世繁华,沉淀下了那些哀怨的故事,流传着一段动人的故事。

古朴的青砖、参差的琉璃、充满刻痕的墙面无一不在诉说着昔日的故事。曾几何时,许多路人恍惚中看见一位白衣胜雪的女子在此间向他们微笑,似乎在诉说着她的故事,阵阵清风过后,却只剩下那竹枝…

阅读(101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