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枫如血。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到的这片枫林,但是他走了好久都没有看到尽头,甚至,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只是总有一种味道在引领着自己向着前方走,那种味道很淡,而且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香味似乎已经不属于这片枫林。但是,那是一种酒香,所以,他要继续往前走,所以,他要走出这片枫林。

周尔,一个酿酒师。从七岁开始酿酒,直到现在,已然十一年,所有的人都知道,周尔的酒是最醉人的,但是却也是最绵醇的,让人…

阅读(1145) 评论(0) 推荐(0)

落下的花瓣本来是很安静的,一直很安静,垂直向下落去,像是雨点,像是雪花,只不过温柔了不少,不安分的一直都是空气,是风,有了风,花瓣才会在落下的时候改变自己的轨道,似乎在那一瞬间开始留恋飘在空中的感觉,飘啊飘的,似乎想着也许在空中便永远都不会枯萎,或者说在空中枯萎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结局,等到最终水分被吹干,然后干燥到被风一吹便碎成了无数片,支离破碎,但是却仍旧欣然往之。

在没有遇到风之前,它仍旧…

阅读(897) 评论(0) 推荐(0)

我们永远不可能知道,一个自己倒下去,会不会有千万个自己站起来,而且不管是过去的还是将来,其实都挺长的,只有现在才是最短的,所以……

开始喜欢自己吧,然后一往而深。

有人说:我怕幸福来敲门的时候我不在,所以我一直很宅。

我一直也很宅,但是幸福这么多年也没有来敲门,是不是因为我没有虔诚的期待着呢?或者说其实自己家门前是一个悬崖,幸福来敲门的时候,我一推开门幸福就跌落山谷了?或者说本来幸福就…

阅读(1066) 评论(0) 推荐(0)

不知三月的雨会是迫不及待地匆匆而来,还是会被二月的冷风勉强地吹来,又是否会在四月的春色中留下些许印记,又能否在如火的五月滴穿一颗心?

经年过了,待君心已老,古树又添年轮几何?

有人曾为《紫川》写了一首歌,名曰《悲歌百年》,听了很多遍,确是悲伤不尽,切合书意,却不料,怎地这团悲伤战火烧啊烧的,就烧到我头上来了,不知道《紫川》是否已经记在你心中,好像这个问题终归是不得而知了,但却缘于你,我怎么…

阅读(1227) 评论(0) 推荐(0)

深秋的早上,暖阳,微风。但是,茫茫了大半年的梧桐树们分明嗅到了一丝冬天的气息,见大势已去,慌忙之间,似乎想在一夜之间把一整个秋天落下。一夜秋露寒,不忍忆江南。看到眼前已经被清扫之后,仍旧在慢慢地落下的叶子,无声,孤寂,落寞,静谧,另外还隐隐夹杂着一丝丝的无奈,一种明白终究有一天自己会被生自己养自己的树枝抛弃的明悟,一丝无可奈何叶落去的不可抗拒感。一个平凡的早上,安宁,没有喧嚣,没有行人,甚至,没有…

阅读(1121)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