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你说:君生我未生,我生君未老。

重拾,曾经一笺小字的偶感,而今,在我眼前初现。

(一))君,为我做一款旗袍

(旗袍梦)

君,为我做一款旗袍,

玲珑的曲线婉约春风的柔美。

花折伞亲吻着云朵清泪,

看陌上,

灼灼野花笑得迷醉。

却看不见,

伞中脸儿的憔悴。

/

君,为我做一款旗袍,

婀娜的身段青睐暖阳的娇羞。

阅读(1853) 评论(0) 推荐(5)

文/天街小雨

春,还是冬;暖,还是冷,我不知晓。恰逢春寒料峭吧,也许。

心底冰封了城堡,流光打造的门楣,黯然风化,苍白。

——————题记

古老的故事终究写上尾声,不过,章章阙阙,还是要交付于记忆。逗号还是句号,流年仍在喘息。岁月静好,孤舟一叶,光阴彼岸,却没了渡口。高傲还是卑微,热情还是冷漠。撑篙,奋力划,故事的尾声写上了还是不清晰。纵消逝于生命的波涛,仍不顾及我心的盘问,无从知…

阅读(2040) 评论(0) 推荐(4)

文/天街小雨

念你,如潮,冬夜风呜咽。千里相思寄明月,万种柔情,浸觞。

你来,我来,一觞情,尽饮。

————题记

/

红尘自有痴情者,情不知所起。岁月醉了桃花劫,芳菲嫣然。

一些念想,惊涛拍岸,深深吻过生命的长河。

幽默与你的情怀,润心无声,随冬雪飘来,落枕安详。

轻触我的发丝,醉了几抹光阴,

扑朔迷离的总是你不曾谙熟的脸庞。

/

光阴彼岸,你在。我乘风…

阅读(1612) 评论(0) 推荐(2)

文/天街小雨

不想错过,终究还是要擦肩,遥远的你成为梦的制造。簌簌梨花里,或许有一片洁白为我,飞舞过,迷离过,融化过,升腾抑或沉沦,微笑抑或沧桑。源于你的温柔,已足够惊艳,纵芳华几许孤寂,依然沾染烟火气息。

回眸里几番眼波回旋,转身的余温浅笑微藏。记忆唯有曾经的顾盼神飞、牵肠挂肚,如若爱已凋零,转身是谢幕的优雅。那么,就让蜕变在天涯呈现。你在,你不在;我笑,我不笑。天涯,是别离的落红,在苍…

阅读(3084) 评论(0) 推荐(8)

文/天街小雨

想,沿海岸线奔跑,一钩罗袜触及海天相吻的弧痕。然,疲于奔命、持之以恒后,那预期的依然在远方,似乎原地踏步未变。弧痕,依然魅惑在远方,可望不可即地炫耀着难以走近的精彩;

想,携两朵北国的雪花,镶嵌在江南的门楣上。然,还未走出掌心的经纬,这洁白便融化为两滴蕴含故事的清水。它不愿逃离自己的归宿,只有冰寒才可以让它恣肆着那份圣洁的妖娆。江南太远,聪明的两朵雪,宁愿将泪洒在北国的怀抱里…

阅读(3699) 评论(0) 推荐(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