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胭

这么些年,一个人早已习惯了安静,习惯了淡走,习惯了风沙,也习惯了微笑。直到发现,无瑕眼角笑出沧桑,笑出细纹,笑出故事,亦笑出眼泪,突然便哭了。原来,浅然笑对生活,可以无须什么理由。但当哭泣,却要为奢侈的泪水,找上一个堂皇借口。

莫问愁思重几许,苍穹尽染伤心色。身体小小不适,每天携着微恙的身体上班,内心不免变得有些沉默而孤冽。总听有人告诫他人,你那么拼干嘛?钱真的那么重要吗?身体要…

阅读(1746) 评论(0) 推荐(5)

文|李胭

睡前看过这样一句话,大致意为:有时很爱你,有时也想一枪崩掉你。只未曾想,臆杀千百回,却在买枪的路上,看到你爱喝的豆浆和油条,便忘了自己原是要来干掉你的。

甚感。

是的,世间多少红男绿女,不是笑里哭里闹里打里走过的。人间多少白头夫妻,不也是有过嗔哀恨怨有过单飞念想的。这世上,没有谁称得上是谁的楷模,也没有哪一对能堪称规范。谁都是在摩擦碰撞里摸索出彼此相处的模式与默契,谁亦皆是在…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0)

文|李胭

夜幕降临,于十月似寒还暖的时节,来得终比过往日月稍为早。

是“夜”了。六点三十不到,若不开灯,眼前已是黑漆漆一片。

七点十分左右,收拾完案头最后一份文件,起身,拎包,泊整齐凳子,与交班同事挥手道再见。然后,迈着轻盈小碎步,愉快跨出办公楼。

楼下,转角处,有一身影,是每看到我就微笑颔首的“老人”。

是的,老人。这里之所以如是称呼,许是我笨拙,我着实看不出其实际年龄。{p…

阅读(789) 评论(0) 推荐(3)

文|李胭

江山代有才人出,英雄何以论雌雄。莫使聪明被反误,一山还有一山高。

许多男人总认为自己有后备车胎而沾沾自喜,却不料,孤冽点来说,只有残贱破车才需要揽山绕水未雨绸缪。也有许多男人,喜将女人归根爱财嫌贫或为求夜度之资或内心快慰,不惜一切买弄风骚和摆弄之人。却不想,一些男人到底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只要对方五官尚可,形容尚过,都能燃起原始欲望与荷尔蒙爆涨。甚至一些心术不正的,包括某些功…

阅读(366) 评论(0) 推荐(0)

文|李胭

妓女卖笑,或众媚抛身,无非,都是为求夜度之资。但谁想,男人玩世,男人游戏,男人多情,或进欢场,终其究竟,一些也不过是为了丰盈自家那蠢蠢欲动,春脉荡驰的下半身。

男人在年少时候爱上一个女人,温度正好时候,或许能够专情专一不去看不去爱别个女人。然而,一个男人一旦跨入年岁,有了一定的生活阅历,社会经验,经济能力,应变才能,只要有机会,多少男人其实不是吃着碗里扒着眼前的,然后,磨拳擦掌虎…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