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村约有两百六十户人家,均为叶姓,没有夹杂其他的姓氏,一直流传本姓文化。

今天,村里有位后生办酒会,按规定是每家凡上了六十岁男女都要去村堂喝酒的,主人也会亲自来请。这不,新婚二人已来到我家了;而父亲恰在外忙事未归来,母亲只好到书房来使唤我去代替;说:“你务必要去,这是规矩,往后,你也要办酒事的。”

我依了母亲,便提起一篮子的碗筷往村堂走去;到了村堂门口,恰巧遇到村里的长者:“昌明先生,”…

阅读(1388) 评论(0) 推荐(0)

前不久,回老家粤北梅辽四地勾留了几日。

那天傍晚,我到村口的凉亭旁听老人们聊天,他们有议论旧事也有讲古的,周围很是气氛。当中,听他们说起我们那有“碎尸”与“逆子背磨石”的两个习俗,是我从不知晓的,便引起了我的兴趣。但听来总感觉是很荒唐,也颇不敢相信。疑惑之际便去找到村里的长者叙叙。长者找来一本《粤北民俗大观》供我参考参考。我仔细一看,的确有记载此习俗。

所谓“碎尸”是指旧俗凡妇女生下的孩子…

阅读(1918) 评论(0) 推荐(0)

在我来东莞打工的前一天晚上,母亲帮我准备好第二天起程的行李后,独自坐在屋旁空地的石板凳上,好像在思索着什么。我端上一杯热茶上前递给母亲。这是我头一回出远门,无论是我还是母亲,心里都有些不舍。我一个劲儿找话题逗母亲开心,无意中我再次摸到了自己额头上的这块伤疤。 ­

“妈,我额头上的这块疤痕是怎么伤的呀?以前听奶奶说我这疤痕是缝了十二针后留下的,是真的吗?”我不解地问。 …

阅读(1090) 评论(0) 推荐(0)

日子如同接力赛一般,一天接着一天,从无意中溜过去,串成周、串成月、串成年--转眼我与家人相隔三年才相见。而今,我也是为父的人了。

傍晚,年岁花甲的父亲徒步到了火车站,见到我们只说:“你妈早已做好了饭菜,趁早,赶紧走吧!”说完,父亲拎起行李往出站口走去,到了出站口,父亲先是叫了一辆三轮车,谈好了价钱,又匆匆忙忙地跑到旁边的文具店买了个布娃娃递给了三岁的儿子,儿子很是高兴,便愿意给父亲抱着,最后吩…

阅读(948) 评论(0) 推荐(0)

贵,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你已经死了十九个年头。这十九年里,也记不起思念你有多少回,就以清明节来说吧!都已十九个春秋了。

清明节的前两天,天气晴朗,我与妻儿到村口去游戏,又路过你那里,见你的坟头还是只有两三平米大小,坟头周围只是些枯黄的杂草,约有一米多高,没有墓碑,一开始我还真认不出来,颇具无奈,心里也焦虑极了。

记得儿时与你相处的时间那是极为开心和感动的,也是非常短暂的,我为此痛恨时光的飞逝…

阅读(926)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