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去医院的肿瘤科看一个病人,看着那里躺着的坐着的,因各种肿瘤而入院治疗的人们,有年轻人,有中年人,有老年人;各种千奇百怪的肿瘤,把一个个曾经美丽漂亮,英俊消洒的人们折磨得不成样子,大多数都被化疗,放疗等治疗方法把头发治疗得一根都没有,看着一个个光头,要不是凭声音辩别,真的认不出是男是女。

看着另床的一个男性病人,大概四十岁左右吧,从他那不知道是药物造成的,还是以前本来就很胖的身体,以前应…

阅读(3754) 评论(1) 推荐(0)

那是在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年春天,在前一天晚上,父亲来到我家对我说:“明天早上去我家帮助做早饭,我明天给你接个妈。”尽管我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但我还是答应了。第二天早上我带着孩子,早早的来到父亲家,父亲大概比我起得还早,菜都买好了,简单的对我作了交待就出去了,9点左右,父亲和两个50多岁的妇女来到父亲家里,其中有一个一脸憔悴很瘦的,还有一个比较胖的,后来父亲介绍,那个瘦的就我的继母。

我们四个大人…

阅读(7346) 评论(0) 推荐(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