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文章《命运》发表在论坛上,编辑小晓看过后,建议我再写篇哲理性而不是以故事形式的文章来专门谈谈命运。小晓给我布置的作文题目,实在是太大,也太难了,我恐怕难以完成。

??因为命运是人生一个大课题,对于命运的回答,可能也是五花八门,不同年龄阶段的人,不同人生经历的人,不同价值取向的人,对命运有着不同的认识。但就我看来:

??命运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宿命”。…

阅读(8424) 评论(3) 推荐(1)

??本来是这样的,却成了那样。

??母亲去世十周年,我返回了老家。

??早上姐姐对姐夫说:“老兄弟回来了,你到市场上买只家养的笨鸡回来,中午好吃?”我说:“我去吧,过去我回来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次有时间出去看看。”姐姐说:“那也好,你知道市场在哪吗?”我说:“不知道。”姐姐说:&ldquo…

阅读(7265) 评论(3) 推荐(1)

书房里的兰花又开了。长长绿绿的叶子上,伸出一支似鹤颈样的花茎,花茎上一朵含苞待放的白色花蕾,像个纯真含羞的少女。不一会儿,那花蕾慢慢地张开了,展开三片洁白的花瓣,衬托着紫色卷起的花蕊,显得是那么高贵而又典雅。

每当我看到兰花开放时,就会自然想起她——一个相识暂短而又印象深刻的女教师。

那时,我在远离连队的一个单独执勤任务点当班长。单独执勤点地处偏僻,光秃秃的山坡上只…

阅读(4938) 评论(3) 推荐(1)

??今年的正月十五正好是星期天,儿子和儿媳下午三点从部队乘坐公共汽车回家吃团圆饭。虽然昨晚天空已飘起雪花,把刚刚被春风吹化了的大地,又盖上了一层洁白的地毯,可清晨发生了急骤变化,呼啸的北风卷着大雪漫天飞扬,下午各路面相继被大雪封住,有的地方堆积的雪像小山一样,挡住所有的通行车辆。儿子和儿媳只好半路下了车,顶着暴风雪走回家。

??晚上七点多当他们一进家门,军帽、军装上挂着厚厚的白雪出现在我的眼前…

阅读(6373) 评论(2) 推荐(0)

??我在写这篇文章时就想:现在的年青人看了可能会不理解,也可能当作笑话。口号是什么?口号是一种“空喊”,口号值多少钱?理解也罢,不理解也罢,那个年代的口号,就是一种精神力量。

??

??一九七八年春天,春风吹遍了大地,正是要播种的季节。突然接到上级的命令,要在一个星期之内,挖宽一米,深两米,长二十公里的电缆沟,抢在农民种地之前完成。

??

??根据任务和师部…

阅读(4107) 评论(1)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