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不知道为何鞭炮声声,“大清早谁家会放鞭炮呢?”母亲自语着,“肯定是谁走了(死的意思),要不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放鞭炮。我去看看,万一有需要帮忙的呢!”父亲搭着话茬。在我们这里有一个风俗,如果有人死掉了,一定会放鞭炮来宣告死讯。

过了两多个小时父亲终于回来了,说是村东头的兰花走了。“唉:她的这一生真是不易啊!"父亲叹息着。兰花,是我们村一个90多高龄的老姑娘,一生都没有结过婚,早年听…

阅读(1634) 评论(0) 推荐(0)

1992年初冬那个的早晨,父亲早早的起床,要去集市把黄黄卖掉。黄黄是梅兰去年夏天,从姥姥家抱来的狗狗,父亲说家里有三条狗,负担太重决定把黄黄卖掉。看着黄黄和父亲渐行渐远,梅兰的泪水不免爬满了脸颊,梅兰试着求过父亲,不要卖掉黄黄,毕竟黄黄是自己一手喂养大的,和黄黄的感情自然也是最深的。

不管梅兰怎么的哀求,父亲还是无动于衷,而且还怒斥着梅兰的不懂事。父亲是一个无比威严的人,常常因为一点点的小事情…

阅读(1493) 评论(0) 推荐(0)

秋的来临是否代表夏的离去,而我的爱情是否也会随着,那即将枯萎 的枫叶,离开树的怀抱里。-----------作者:芙蕖

秋风萧萧却充满了丝丝凉意,在这个风和日丽的秋天里,芙蕖却像那随风飘落的枫叶,离开了树的身躯。

秋天,是丰收的季节,而芙蕖,却带着满身的疲惫要远离。秋天,有了金色的点缀显得异常的华丽, 而夏天呢?却褪去了赤色的火焰,带着秋天的祝福,漠然的消失在灰色的世界里。

回忆,总是…

阅读(1753) 评论(0) 推荐(0)

狂风暴雨枝叶落,风寒刺骨雪飘零。孤灯落雁意烦忧,断纸馀墨诉心愁.

作者:芙蕖

秋雨无情的袭击着整个小城,灯火不兴,死寂一片,心情的低落牵总是引着芙蕖的心伤。走到窗前拉开白色的窗幔,看着冷雨敲打着寂寞的窗台, 芙蕖的心也因此消沉到了极点。

在这个秋雨绵绵的夜晚,有谁会在意北国的冰川,有一颗炽热的心,在牵挂着江南的风光。北国的风啊!是否,愿意带着芙蕖的思念与牵挂,去那烟雨蒙蒙的江南,去那,…

阅读(2374) 评论(0) 推荐(1)

最近网友里既然多了,很多来自山西的朋友,对于山西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也许,老公是山西人的缘故吧!那么惜缘也算半个山西人吗?我想是吧!虽然,惜缘从来不会只言片语的山西方言,但不代表惜缘对于山西的热爱。

下午的闲聊,让惜缘惊讶不已,因为,有一位姐姐要争取肖焕的字 送给惜缘,也许,那只是也许,但是,惜缘还是好开心,这一切足以见证了姐姐的真诚,对于肖焕才疏学浅的惜缘却一无所知。于是留言我的朋友金泽,…

阅读(179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