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猝不及防的刮起了冷冽的风,我的床靠近窗户,不管是晚上还是白天,只要睡的不是那么死,就能听见风刮过窗户时的呼啸声。风起了,叶子落了一地,远远看去,只剩下那些顽强着死抱枝头的残片在空中独舞了。

天气预报说近几日城市的空气属轻度污染,在街上见到戴口罩的人多了起来。我是个最怕冷的人,穿的自然比别人多些厚些,加上我微胖的体型,朋友说我活像一只大灰熊,走起路来没有扭腰摆跨的妖气,也没有娉婷袅娜的淑…

阅读(1506)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