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真的,但当成真的。

末日将至,向所有的朋友道个别,回家给父母磕个头,把欠张三的钱赶快还上,李四欠我的钱不要了,爬一次山,逛一次超市,老地方她坐过的石凳再去坐坐,当年骂过我的那个小样我也不恨了,向老婆忏悔,向良心忏悔……

巧珍的号码可能再也找不到了。算了,反正都要去末日,就在末日等吧。

送给所有相信末日的人。…

阅读(1584) 评论(0) 推荐(2)

晚寅过窗前,

帷旧正贪香。

过客倾心问,

梦中惊何人?

写于93年 西北大学 为一名叫“赵秉璇”的陕北同学所作。…

阅读(899) 评论(0) 推荐(0)

懦夫可能曾经有过10个老婆,但每一次都被别的男人所占有而丧失,最终只能是鳏居终生,但他却总是抱着曾经的老婆们的照片向左邻右舍一次又一次地声明这每一位都是他的,甚至有人抱着他的老婆从他的门前路过,他也会指一指骄傲地给身边的人说:“那是我的。”

这有意思么?笔者觉得这很没意思!如果是我的,我就去占有她,如果不是我的,我就随她去。上钩岛、NS群岛中的诸岛是我们的吗?是,为什么不驻军?不是,为什么要天…

阅读(1275) 评论(0) 推荐(0)

我不是卡扎菲的追随者,我也不是卡扎菲的乐祸下石者,我既不是很清楚卡扎菲当政时的残暴独裁,我也不是很明白卡扎菲被强行推倒到底有几分真理,我只是立足一个最简单最基本最自然最应该的“人”的角度说两句,也就说上这么两句。

自古以来,胜者王败者寇本成恒理,而且胜者都是以正义与民主为旗帜,然后用所谓正义的人民的整体意志给败者以专政。但这次利比亚的胜者太失胜者水准,本身自己的胜利来得就不是很光彩,而是在外强…

阅读(1187) 评论(0) 推荐(1)

夜已经很深了,

客人已经走了,

宴桌也已经狼藉了。

是啊,该散了,

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

客人都已经随风而去了,

我还孤坐着干什么?!

怀念呢?

思考呢?

留恋呢?

还是仇恨呢?

也许都不是,

我只是忽然想起了普希金的一句诗:

“一切过去了的都将成为最亲切的怀念。”

宴桌上没能想起,

写到这里,

作为客人们最后的留念。

离席,——…

阅读(1311)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