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菊

斜倚秋叶绿幛旁,

轻轻摇曳淡淡香。

虽非牡丹难登堂,

娇黄一点足可赏。

落叶

飘然霜降后,

层叠铺锦绣。

莫道此生短,

来春看枝头。

秋水

静如处子动声琴,

浅映瞳瞳美画景。

昔日春潮连夏浪,

化为碧水向天行。…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0)

第四回,靠着贾门女婿林如海的推荐,走通了员外郎贾政的门路,补授了应天府的贾雨村,刚刚走马上任就有一件人命官司到了案下,这件案子引出了“护官符”,构成了“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的故事。封建官僚审案本是戏曲、小说、以及现代的电影、电视中常见的情节,但在曹公笔下,这个并不复杂的故事,却是一场官官相护、玩弄司法、草菅人命、官场腐败的艺术典型。其对封建政治的批判是《红楼梦》之前的时代所没有的。…

阅读(508) 评论(0) 推荐(0)

养在我家的花颇受屈,除了一周浇一次淘米水,再

无其它经管,连阳光都算不得充沛。不意这连名字都不

叫不上来的小花,竟照样开得生机勃勃,感慨、欣赏之

余,填此《清平乐》一阙,以记之:

长赢初到,

姹紫嫣黄俏。

薄土半钵不嫌少,

总以花期为要。

陌陌广宇万千,

微微何足人前。

自顾翠衣红茎,

一意增色人间。

注:长赢:夏之别称。

五律(新韵)

--…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1)

整整七天的宴席,王公贵戚满堂;收了一个月的生日贺礼,直到主人厌倦。这贾母八十岁生日俨然是这个家族又一个繁华富贵的高潮。可是,悲凉之雾,正在这富贵繁华中悄然蔓延。细心的读者可以看到,考究、排场的生日宴会迎来了那些代表着家族政治势力的尊贵客人,但客人却带着明显的淡漠与敷衍。生日过后,作者告诉我们这个豪华的生日庆典竟然是靠典当“才把太太遮羞的礼儿搪过去了“的。而

”典当“正日益成为这个家族的常态:贾…

阅读(582) 评论(0) 推荐(0)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炖羊肉……。”这则民谚应当讲的是北方过年,而我们家为新春佳节做的准备是从泡发水笋开始的。

进入腊月,时间的步伐似乎迈得更加急促,距大年夜还有近半个月的时间,翻出平日储藏在箱笼、橱柜的深处,透着古铜色,发出淡淡的竹香,轻轻一敲,砰砰作响的笋干放入干净的容器里,注入清水直到没过那些焦干的尤物,为过年所做的准备就从此刻开始了。从小到大,从年轻到日见变…

阅读(640)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