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杯小酒的夜话

文/郗真文

昨天,也就是六月中旬的一个不太好的日子,单位负责纪律的同志例行公事,找我去谈话,找我去做笔录。虽我不是党员,不是国家公务员,谁叫我与政府部门沾上了边边?谁让你在单位上正二八经的给他们干事?想摆托干系,门都没有。说是县纪委让弄的,要追究我那两杯小酒的问题。虽不是党员团员,无任何党派关系,就是一个爱写一点东西抒发抒发自己的情感、爱说心里话的一个人。他们要问我的祖籍在…

阅读(555) 评论(0) 推荐(3)

看着小孙渐渐长

文/郗真文

猴年的冬月初八,小女送到手术室后,我正在收拾女儿病房杂乱的东西不到一个小时,老伴轻轻地推开房门,面带微笑,呵,只见她怀里多了一个用小棉被包裹的东西,我问:“生了?”“是。”“9斤4两呀!”“啊,这么重?!”我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老婆将胖乎乎的小孙子放于床上,胖嘟嘟粉嫩嫩脸蛋好可爱,尽管头发上、眉毛还残留着胎渍,还散发一股血腥味,我连忙掏出手机,对着小孙子一连拍了…

阅读(1136) 评论(0) 推荐(3)

.散文.

我心中的理发师

文/郗真文

至今,我仍然忘不了二十多年前的事。

我老家在渔渡镇老街的中段,在我上四年级的时候,也就是六十年末的一九六八年的腊月二十的边上,那时我才十岁,我们六姊妹全靠父母亲挣工分来养活我们。那时,社会比较动荡,渔渡的造反派与保皇派相互争斗,今天不是你压倒我,明天就是我压倒你,枪声不断,人心惶惶。我父亲是六队生产队队长兼大队民兵连长,忙了生产队的事又要忙大队…

阅读(920) 评论(0) 推荐(2)

.散文.

宾馆的白果树

文/郗真文

早晨七点,从镇巴出发,到了成都珠峰宾馆已是晚上七点半。我们经过长途乘车,个个显得腰酸、背痛和精神疲惫。在华灯的映照下,人人提着旅行袋,在导游的引导下,步入了宾馆的大门。顿时,眼睛一亮,被大厅显眼的两株大树所吸引。来不及找凳子歇息,靠近如手电筒的玻璃圆柱前,透过厚实明亮的玻璃,才看清这两株大树是白果树。靠左的一棵枝繁叶茂,靠右的那棵已枯竭,只有干枝桠与…

阅读(875) 评论(0) 推荐(2)

文/郗真文

夏初的一天下午,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一接,是一个甜甜的女声,我一听,是文友Y的电话。她在电话中说,让我下楼去一下,她在大门口等我。我立即放下手中的活,乘电梯迅速到了楼下,快步来到了大门外,见青春靓丽的Y站在大门外的树荫下,笑容可掬地面对着我:“给!”她递过来一束有绿叶相间的白色枝枝花,我立马接了过来,递到鼻子一闻,一股清香的花香味直扑鼻孔,直渗心肺。

我说:“好香!”

她高…

阅读(5049)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