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忧伤,站在纸醉金迷的大都市里,我常常仰望天际,这和我身上的职业装极不相称,可是我常常这样干。我很脆弱,春去秋来,花瓣在树枝凋落就能让我感慨无尽,但这个城市依然繁华而拥挤,天空依然是灰色的,它每天都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冲向一个不可知的方向。不曾改变的是,每天依然有千千万的市民埋头赶路,我夹杂在其中灰头土脸地营造着都市车如流水马如龙的盛大局面。天很热,风微凉,一切依旧。仿佛不曾有那样一个人,不曾有那些…

阅读(156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