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侧是你被狂风暴雨撕碎、花瓣泥里一片的凄凉情形,一侧是你至诚至纯、如云似霞给予人们的美丽花容——这两幅画面不时拼接在一起,展现在我的眼前。这种拼接,在我脑海里流淌了十几年,也未曾流远;似走不远的事、走不远的人,时而不期而遇。每次出现,一种比悲悯、比歉疚更浓重的情绪,便会笼罩过来,萦怀胸间,多日挥之不去。

平生,但凡花朵都喜爱,那时却惟一轻视你。并不奢求你雪中之梅、霜上之菊般的傲骨凌寒,但你也不…

阅读(13748) 评论(12) 推荐(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