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时候经常会发一个梦,那个梦是黑白的、肃穆的。有间老屋,门边挂着挽联,门里有一副棺材,我认识的亲戚和一些我所不认识的人都静静地站在棺材的旁边。我的母亲也在,而我,站在母亲的身后,紧紧拉着她的衣袖,被肃穆的气氛压的不敢作声。然后会有一个我听不真切的声音,让我睁开双眼。于是整个夜晚我就会望着天花板发呆,带着莫名的感觉。

后来和母亲说过这个梦,她有些许诧异,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跟我说那大概是外公…

阅读(1520) 评论(1)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