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条熟悉的街道,原本昏黄色的灯光在这个季节中中变得有些模糊。雪花大片大片的凋零,落满了他的肩头。他抬手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十二点多了。“一年的时光就这样匆匆的流入时光的界限,抓不住它曾经留下的痕迹,只有我的影子,在大片的苍白中显得孤独。”雪中的少年这样想着,走的时侯,地上还清晰的留着整齐的脚印,两个两个整齐的排列着。临走前,雪中的少年用手指在雪中写着这一段话:“我在空城中游走,但庆幸的是我还不是那…

阅读(121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