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必然是这样的!

——题记

当清晨第一抹晨光抚落青石大街的时候,风黏住了赶脚的过客,淡出了一腔思念,雨打湿罗珊,缠成丝线,隔出一行清泪。放眼望去,老艄公已经起身,解开船栓,抡起木浆,正在准备一天的工作,也许一仗木浆,就是他的一生,一方清池,就是他的归宿,一轮明月,就是他一腔的思念!

过客远道:“大爷,开船儿不。”

艄公回喝:“上船吧,小伙子!”

过客急忙道:“谢谢了,大爷!”…

阅读(1255) 评论(0) 推荐(3)

题记——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院内,悄悄的,唯有一两只不知名的蝉在树上“咯吱,咯吱”的叹息着。柔美的月光轻盈的散落在院内的一草一木之上,仿佛给整个庭院都染上了铅色。花光树影在小池中悠闲的飘摇着,淡如蝉翼的月光侵过树梢,流过湘帘照在她沧桑的肌肤和泪痕狼藉的脸上,伴着她浓郁的思念和彻骨的愁怀缓缓的飘荡着。

她一人独立庭院…

阅读(1221) 评论(0) 推荐(1)

拉开窗帘,阳光只有一种颜色。

——题记

拉开窗帘,阳光只有一种颜色

不论你喜欢

赤橙黄绿青蓝紫

当然情感无罪

但他好像变色墨镜

把整个世界

染得非喜即悲

把所有面孔扭曲

给你看

于是无知的你伸出指头

“这个丑,那个美”

别总给理智放假

如果感情像迷雾

那么当心它遮住了

真理的彼岸

如果情感像月光

那么要知道

它剽窃不了太…

阅读(1711) 评论(0) 推荐(3)

一首笙歌诉衷肠,历史满仓桑,飞鸿雪泥恨时光,怎道歌未央?垂首聆听,历史的绝唱催人泪下,一曲未尽,泪已满衫。

侧耳,听江南一蓑烟雨,打湿罗衫,这是历史在低吟浅唱。梨花雨凉,飞雪云淡,汨罗江畔,细雨如丝,朦胧的雾气在风中弥漫,揉碎了一池春水。白衣的屈子负手立于泽畔,眉头紧锁,憔悴枯槁如一株残荷。听,他在叹息。叹怀王梦泽巫山,最终客死异乡;叹襄王昏庸无道,让国家岌岌可危。《九歌》凄凄,却道不尽他的满…

阅读(2508) 评论(0) 推荐(4)

你知道北方的苹果运往南方,在果树上什么时候采摘吗?你知道从花都之国荷兰,空运过来的郁金香合适离土吗?

那年我回到我的老家江苏,老家是个很破旧,以农耕为主的小村子,当我走在田间是,相亲们真好在摘获丰收的苹果,但当我看见果农将未成熟的青苹果摘下来时,我好奇的问“苹果还很生涩,怎么就摘了?”果农笑着回答说:“小伙子,你外乡人吧,这你不懂,要是等苹果熟了才摘,运到南方就烂了,生涩的苹果还可再路上成熟…

阅读(1688)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