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出操

文/敬 良

这是叙述一个老兵与一座军营的故事。

1998年隆冬季节的一个清晨,寒气逼人。拂晓时分,中原大地某座偏远的军营,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但对我来说,这一天,成了生命中永久的回忆。

“嘟…嘟…嘟…”,一阵嘹亮的军号声骤然响起,惊醒朦胧中的官兵。

“集合,出操!”随着指挥员响亮的口号声。瞬间,官兵们冲出宿舍,从高到低,从左到右,站位,列队,整装、待发。…

阅读(1220) 评论(0) 推荐(0)

春 日 芳 草 绿

文/敬 良

又是一年芳草绿。

南方春日,万物苏醒,草长莺飞。走进龙背山森林公园,颇感盎然生机,那景色是何等地迷人。有诗云:姿态婆裟舞红装,琼树微笑百花香。砚池鱼跃细浪翻,枝头群鸟齐欢唱。陌头细柳送舞曲,万绿丛中荟萃长。正是此番美景!

步入阳羡门,“秀美陶都”几字以独特的人工造型接纳四方游客,一种宾至如归的感受迎面扑来。在这里,夏天的时候,是浓荫的世界;秋天的时候…

阅读(1733) 评论(0) 推荐(0)

仲夏之晨,东边还未泛白。

山村的黎明,分外得静。静谧的让人感觉只有风丝从脸上滑过,凉凉的。透过窗棂,除了反射物进入眼帘,却无一屋一树可视之物。少有几家邻人赶早,灯光穿透笼罩山村的氤氲,到眼前如同是瞌睡人的眼,无精打采似的。偶有一两声无因的鸡鸣犬吠,如同散落的音符,划破山村的宁静,游离在乡间农舍的巷子里。

幺子他娘早早起身,在楼下忙碌着。幺子今早要赶着上学,做娘的要准备一些随身物品。

幺…

阅读(1353) 评论(0) 推荐(1)

沿着崇山峻岭的蜿蜒山路,经过年久失修的青石板桥,往桥东南方向,有个用来灌溉农田的水库,清澈如底,碧波荡漾。再顺着一条被雨水冲刷无数岁月尽是乱山石形成的崎岖小道,举步维艰到达江浙交接的悬脚岭顶,下坡后七里路光景,一个被群山环抱的山岱里,三十年代初期,父亲就出生在那里。

在那兵荒马乱,社会动荡不安的岁月中,上有三个哥和两个姐排行老幺的父亲,注定他这辈子命运多舛,为了填饱肚子,万般无奈只能在呀呀学语…

阅读(4150) 评论(0) 推荐(5)

岁月荏苒,无法挽留住每个人生命的脚步。寒来暑往,年复一年,老家的老人们一茬茬的离亲人们而去,静静地长眠于孕育着他们的土地,默默地守望着代代人赖以生存的这片土壤。他们留给子孙后代的是这一片山,一溪水,一丝情。

听上代人说,老家立古以来是块风水宝地,祖祖辈辈就在这里落叶生根,繁衍生息。从他们这代人记忆起,除了三十年代时期日本鬼子曾到村庄光顾外,就没有发生大的自然灾害。老家的山好,水甜,人和,菩萨在…

阅读(2636)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