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场雨下了很长时候,在我少年时期。 夏末秋初时候,玉米苗茁壮得有一米高了。愁云锁空,终日里淫雨霏霏。整个村子都在一片浓荫覆盖中,淡淡地升起了炊烟。街道泥泞,路旁的渠畔和庄稼地里,秋虫呢哝,音儿悠悠的,颤颤的。踩过的小水洼里静静地倒映着阴悒的天空。

我们小孩穿着雨鞋,在街道边的水沟里淌水玩,看着小脚推动着水的惊呼。这些水最终流进了大大的涝池,水波鳞鳞,杨柳依依,蛙鸣鸭喜。时不时会有村妇唤儿…

阅读(1240) 评论(0) 推荐(0)

记得曾写过一篇《芙蓉花开》的短文,有文友留言:“读你的文章,尽是美文花开。”

的确,“美”和“花”确是我文中频率最高的字。我想爱美惜花之人,天下尽有之。无论从前人或者现在的作品都能看出,这里就不罗列了。我想,花应该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事物之一。

曾有朋友言我脾气好,不记仇。假使与哪位发生了不快,哪怕是他的不对,我心下也很快将他原谅。有时很为他的内疚担扰。不至于背负交往的包袱。于是主动冰…

阅读(1113) 评论(0) 推荐(0)

据说有这么个村子。村里有个大户,门庭巍峨,成员众多。虽说因家境中落时有个叫蒙古的成员分开过了,还有个叫台湾的因当年被赶下家长宝座而负气单过,但家里人从心里没有把他们当外人,希望日子好的时候,他们会回心转意,重回大家庭。

村子曾经出过两个恶霸,一个叫苏联,一个叫美国。各纠结了一帮弟兄,各立山头。中国在家长毛泽东掌权的时候,和谁也不结盟,深受村民拥护,也不致招致两方太大敌意,反而成了制衡双方,…

阅读(1230) 评论(0) 推荐(3)

遥望普陀,我是莲花洋中初来的歌者。观音大士佛像巍巍,临于海边,似以怜悯仁慈之心接纳那如潮般的善男信女。抱虔诚惶恐之心,揣拜竭称颂之意,我也似乎那道道奔涌的浪潮,激情地奔向你,但最后只能匍匐地默默地别去。遥望普陀,我是栖息港湾的新客。普陀山雄踞东海之中,秀岩嶙峋,峰峦叠翠,奇石林立,异礁遍布。恰如谚语云:“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处”。缱绻之云不肯去,缠绕山间听弥陀。我真倾羡那自在的心态,心无一物,…

阅读(1056)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