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每一个孤独的灵魂都需要寄托,田间的稻草人便是被孤独灵魂占据。

初冬的微霜,阻止了我回头看的渴望,时而掉下的银杏叶子打在沾霜的回忆上。那是一种莫名的情绪,想要发泄,却找不到契机。晃一眼,我似乎在叶子上瞧见了故乡,还有稻草人。

那时候,我还未离家,父母也还在大城市里讨着生活,我跟着还不算花头的奶奶生活。90年代的时候,农村还没普及电话,经常守着山上邻居家的电话,等待遥远的回音。

记忆…

阅读(533) 评论(0) 推荐(2)

一场雨

突如其来

吞灭荒宇

浩浩荡荡

昭示夏天雨季

霹雳的气势

一把伞

加上一个我

走在慌张路人里

从容笃定

一路向前去…

阅读(615) 评论(0) 推荐(2)

借读徐超所作《一个人的北京》所感,是以祭奠惶恐不安跳动的青春。

正文:

初读徐超的《一个人的北京》,已经是在春花开始蔓季的三月。在这个冷且暖的时候,大概最适宜添补些心灵汤药吧。恰好了然无趣,只好去到图书馆寻些消遣。辗转许久,终于从一个角落抽出了这本书,书有些的旧,就像脑海里已经些许泛黄的青春。书名的孤单劲儿已经积蓄了足够的力量,将我陷之进去。我索性借了书,出了馆,去了个一个人的地方。

阅读(595) 评论(0) 推荐(3)

街上

车走了又来

街角

绿灯熄了又燃

天空

云朵舒了又卷

小巷口

我借着光亮

等你来…

阅读(461) 评论(0) 推荐(1)

路往天涯去,家在海角头。这旅途,似乎太远,远得不知归程般。我大概已经忘了家的方向,任由列车在大地上驰骋着。列车很快,很快,我就已经听不到了家乡的呼喊,也已经听不见奶奶在耳边的絮絮叨叨。我想大概也有很多人和我一样,一样被列车带向远方,带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我的确太感伤,也许是很少离家,也许是孤单,也许是胆怯。

穿过脚下的土地后,就再看不见故乡的山,听不见故乡的四川话,吃不到奶奶做的饭。列车穿过隧道…

阅读(872)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