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渠

江南的夏天,格外酷热,热烘烘的暑气沿着水渠的方向扑来,扑向水渠流经的每一个村庄。

渠的两边散居着一些人家,渠的堤岸是一排排的柳树和樟树,犹如一幅天然画廊。蚱蝉在尽情歌吟,成群的鸟儿按捺不住欣喜,你唱我和,仿佛在交流着舒适美好夏日的情感物语。傍晚,渠的石桥上几位老年农夫在喝茶纳凉,唠唠叨叨的聊起了一些关于水渠的陈年旧事。一条老狗,突然闯进他们中间,在每个人面前瞅了一下,觉得都是些熟悉的…

阅读(1539) 评论(0) 推荐(0)

故乡是根

在蜿蜒东去的八百里清江与长江交汇处,广袤的平原上,陡地冒出一座小山,远处望去整个山脊宛如巨大的驼峰。它的最高处又像一位耄耋老人凝望着长江和清江,凝望着缓缓流逝的峥嵘岁月。

山上居住着百来户人家。人们过惯了单家独户的生活,三五户人家聚在一起的没有几处,大多居住在便以取水、打柴、放牛、打猪草的地方。山麓的,山腰的,山顶的;山坪的、山坳的、山洼的,星罗棋布,一户人家就是一方世界。房子是…

阅读(4664) 评论(3) 推荐(6)

梨 树 与 藤

有人家的地方就有果树,尤其是楚国江南。

人们大多在自家的庭院里种上几棵桃树、李树、杏树、枣树……但总少不了梨树。因为江南的秋天让人唇焦口燥,常吃梨可生津润燥,止咳平喘,清热泻火,滋养心田,神清气爽。再者,梨树在人们的心中,是吉“利”之“木”,可给人们带来吉祥,带来希望,带来美好的前程。

庭院的前面是一汪堰塘,有几柄上上下下、宛如浮云的绿荷屹立中央;庭院的一角有一颗硕大的…

阅读(2177) 评论(0) 推荐(0)

故乡黄连头

在蜿蜒东去的八百里清江与长江交汇之处,广袤的平原上,陡地冒出一座小山(严格的说是丘陵),远处望去整个山脊宛如巨大的驼峰。它的最高处又像一位耄耋老人凝望着长江和清江,迷恋流逝的沧桑岁月。

山不生木,地不膏润,山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世代艰辛繁衍,日子苦如清热解毒的“黄连”。 “黄连头”故而得名。方圆百里有句歌谣:“养女不嫁黄连头,又打猪草又放牛,一年到头吃不…

阅读(1607) 评论(0) 推荐(0)

故乡黄连头

在蜿蜒东去的八百里清江与长江交汇之处,广袤的平原上,陡地冒出一座小山(严格的说是丘陵),远处望去整个山脊宛如巨大的驼峰。它的最高处又像一位耄耋老人凝望着长江和清江,回望流逝的沧桑岁月。

山不生木,地不膏润,山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世代艰辛繁衍,日子苦如清热解毒的“黄连”。 “黄连头”故而得名。方圆百里有句歌谣:“养女不嫁黄连头,又打猪草又放牛,一年到头吃不…

阅读(2776) 评论(6) 推荐(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