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寻在回家的路上,脑海里一刻也没有停止想象:此刻家里正上演怎样的桥段?两个人柔情蜜意,耳鬓厮磨,峻峰正在给那个女人按摩, 那个可恶的、丈夫远在外打工的女人,她有什么权利享受!是她、就是她勾引的峻峰!峻峰和千寻那天找房的时候, 这个女人说,自己和上小学的女儿住,男人在青岛打工。而峻峰这个贪腥的猫, 闻到了腥问,所以搬来的。 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这对狗男女, 这会儿该进行到哪儿了, 上床了?上床了吗…

阅读(1295) 评论(0) 推荐(0)

阅读(1101) 评论(0) 推荐(0)

爱情 是属于曾经的记忆

心动 亦是尘封的往事

我只记得那曾经的德芙的滋味,

记忆中只有留在你背上的泪水。

西疆的宿舍外

洌洌的北风中

二月的窗台上

那盒打着红结

不叫德芙的巧克力

抑或还念着

冰雪中的黄昏

风吹着墙上的影子

红烛摇曳着话语

唇印在高脚杯上,

攀着,

不肯离去。。。

江南的巷子里

雨湿漉着瓦砾

孤独的伞

撑开…

阅读(1585) 评论(0) 推荐(0)

“我求你了,今夜别赶我走!”

梦荷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如此诚恳地求她!她决定不再赶他!

“那好吧, 是你先去洗, 还是我先。”

“你先吧。”

梦荷起身便去了,留下面容凝重的他。

梦荷不一会儿便又返回来卫生巾。他问“你那个来了?”。

梦荷嗯了一声。他说“不来就麻烦了”。不一会儿又问“什么时候来的, 昨天吗?”

梦荷说是今天来的。她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意思。昨天他和她吃过饭, 要到…

阅读(1955)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