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照进来,房间一点点敞亮了。那盆吊兰蓊蓊郁郁,叶儿绿得透亮,仿佛水彩画,向周围晕染出一片绿光。

这如画小景,蓬勃着生命力,柔风般一丝丝扫去了阴霾。

哪怕只一缕阳光,就能成就旺盛的生命力,一如林荫下的小树,在大树的庇荫下滋润着,没了大树,它沐风栉雨,迎骄阳,抖寒霜,却能长成参天大树。

人,亦然。

想通了,一切皆敞亮。

每个女人都天生柔弱,希望做男人身后的那个小女人,有…

阅读(2232) 评论(0) 推荐(0)

生于乡村长于斯的人对树都熟悉得很,家乡的平原,远看黑森森郁葱葱有树聚集的地方,往往是个村庄。乘凉吃饭,闲聊小聚,捉迷藏打扑克,掏鸟蛋扑鸣蝉,乡间的生活轨迹是浓荫铺就的。树就像人的发肤不可或缺又熟视无睹,谁也不会在意它,我亦如此。

这一天,我却被树撞击了心弦。那是天坛的树。

他们说天坛古树多。是的,北门里道旁古老的银杏树第一时间就告诉了我这一点。较之平日里行道旁的观赏银杏树,这里银杏高…

阅读(2410) 评论(0) 推荐(0)

女人,就是一株桃树。

少女时代,桃花般娇羞羞、明艳艳的开了。

继而,青青的、毛茸茸的小桃果恰如那数不尽的少女心事。在好奇地打量着世界的懵懂中,她一点点褪去茸毛,染上了红晕。

年轻女人,娇艳欲滴,一如成熟的桃子,尽情绽放着她的风韵、她的成熟,等待着有个人,伸出温暖有力的大手,摘走她。

无奈,摘了桃子的人,吃了,扔了,走了。

桃树还在,只是枝干在一次次的伤害之后,留下块块伤疤。一块…

阅读(2022) 评论(1)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