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社团在你心里是什么样的?(怎样看待社团)

答:我是2010年加入社团的,我所在的社团叫做“雏凤诗社”,在外人看来我们似乎是比较文艺的一类,其实我并不这样认为,我个人只是对诗歌和哲学有着另一番感情和想法。至于说它在我心里是什么样子的,我也很难去定义,因为我觉得它不是客观存在的物体和形式,可以将其喻为一首未完成的诗歌,在社团工作、学习期间,正是不断完成创作的过程,最终我所拥有的情愫、精神、向往…

阅读(1313) 评论(0) 推荐(0)

(一)

夜莺/为懵懂的男女/唱响月亮上的秘密

(二)

愿精灵/捧着天国的嫁衣/将你迎进梦里

(三)

贝壳/掉落白色的细沙/你赤脚走过/悄悄的捡起扔回海里

(四)

终南的瘦松下/同爱着的北方女子/牵手和拥抱/远道的山撕扯着背影/醉入翠湖的柔波

(五)

水做的女人/眼泪却做得了我的母亲

(六)

石头蛋蛋哭着鼻子/倒下去四脚朝向天空/枯木上妈妈才剪的月牙/烟卷…

阅读(1359) 评论(0) 推荐(0)

抽出一束稻子来

如珍宝捂入怀中

它谙知我内心的痉挛

无从去开口

乡音早已冻结在唇

每一粒稻谷都携满字迹

月黑风高时飘洒梦中的地方

拾穗的人或许会捡到一颗

丢掷自家的场院上

一季雨雪之后

土地上破绽出一抹新芽

根须向四下里伸展

把泥土与心相连…

阅读(1152) 评论(0) 推荐(0)

我选择了北方深邃的天

因此错过了江南的山水

我的根扎在黄土地

因此不能痴醉辽阔的草原

唯一的热情都抛向了梦中的喀什

因此我的心到达不了海子心中高远的日喀则

最后一滴泪留给冰冷的戈壁山石

因此干涸的双眼再也望不见天山下的沙盆

现在喉咙处的气息

是该给予脚下这热枕的黄土

或是遥远的星芒

或是深沉的海不熄的火焰

还是含着带入墓穴

与肉体一同慢慢的腐烂{…

阅读(1094) 评论(0) 推荐(0)

檀木的棺材就浮在床头

充溢着腐朽死尸的气息

诗人在炉前静静的沉思

站起来狠狠鞭笞老虎残食剩下的魂灵

半截恶臭的身子

在泥潭中下沉下沉

只留下颓丧的头颅

在强烈的野火中焚烧

阿修罗的仆奴

在窗外弹奏着【安魂曲】

黑白格调的音键下方

两个绿面的单翼魔鬼爬出

歌唱着抬起诗人那口檀木的棺材

飘在神秘的十万大山上空…

阅读(1091) 评论(2)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