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说起仓圣爷 ,便有“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的惊世之句在耳畔回萦。有了仓圣爷创造的文字,人类从此由蛮荒岁月走向文明生活。

最早的记忆是儿时谷雨节牵着父亲的手去仓圣庙赶庙会,每次都会听到父亲说“仓圣爷就是造字先生。” 那时,对仓圣爷就无比敬仰,更多的是内心的感激与自豪。感激仓圣爷的创造,让我们有了文字的工具。是的,有了文字,我们可以感恩父母,感恩老师。有了文字,我们可以表达爱情,传递信…

阅读(757) 评论(0) 推荐(1)

文/张盈

田里的麦子开始带上杏色。

“ 半黄半割”早早就飞来了,在远处不停叫着“半黄半割”, 叫的人心焦。

我想起了兰花姐姐,也想起了母亲。心里酸酸的,想哭,又像被什么堵着哭不出来。

兰花姐姐很漂亮,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又白又净的脸,细嫩的皮肤几乎找不到一点斑痕和瑕疵,即使经常干农活,在太阳底下暴晒,也从没见过她被晒黑过。还有那双水汪汪的丹凤眼,就像一湖秋水。她的两条长长的辫子一直…

阅读(1277) 评论(0) 推荐(3)

张文信,一九四二年生于陕西白水,自幼喜欢画画,尤其擅长山水画。现为陕西省书画家协会会员,白水书画家协会会员。

七十年代,经常参加白水县文化馆举办的各种美术会画活动。在白水县境内的洛河美院山上,受到省美术学院刘文西老师的指导,其中的《农村自来水》、《洛河》发表在当时的美术刊物上。《洛河》收藏在白水文化馆。

他的山水画,笔法独特,自成一家。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山水会画的研究,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

阅读(659) 评论(0) 推荐(0)

我是白水人。在蒲城一家私立学校教过两年书。去蒲城的往返途中,经常看见美丽的尧山。那挺拔的山势,秀美的景色总是令我神往。

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秋日, 我和几个文友约好一起去尧山游览。那天,我们乘坐公共汽车在尧山以北的一个村庄下了车,然后步行向南走去。

沿路走过几个村庄,在窄窄的乡间土路上慢慢向上走,尽情享受着田园风光。路边的柿子树很多,红红的柿子挂满树冠。叶子也是红的,像萧红笔下的“火烧云”。…

阅读(767) 评论(0) 推荐(0)

田里的麦子开始带上杏色。

“ 半黄半割”早早就飞来了,在远处不停叫着“半黄半割”, 叫的人心焦。

我想起了兰花姐姐,也想起了母亲。心里酸酸的,想哭,又像被什么堵着哭不出来。

兰花姐姐很漂亮,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又白又净的脸,细嫩的皮肤几乎找不到一点斑痕和瑕疵,即使经常干农活,在太阳底下暴晒,也从没见过她被晒黑过。还有那双水汪汪的丹凤眼,就像一湖秋水。她的两条长长的辫子一直垂到腰下,更是…

阅读(870)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