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五年,我已经十二岁了,还没见过火车,其实,不光我一个人,全村的孩子都没有见过火车。

村子南四十里地,就是陇海铁路杨凌火车站。村里有人说,夜半寂静时候,能听见火车叫唤,声音就像牛吼一样。想听一

阅读(441) 评论(0) 推荐(0)

秦腔《三滴血》上演百年来,晋信书滴血认亲的故事,在三秦大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之所以被广大戏迷热爱和传颂,与离奇的故事有关,也与不靠谱的晋信书有关。

晋信书属于丑角行当。明代戏剧家王骥德说:“得净

阅读(519) 评论(0) 推荐(0)

官道村现在叫屈家村,全村人普遍姓屈,分前后两个村,过去住在同一个城堡,约一千五六百口人。屈家村位于乾县西陲的漆水河畔,与乾县名村孟家店南邻。解放后,孟家店、屈家村和徐家崖三村,一直隶属临平镇武兴行政村

阅读(291) 评论(0) 推荐(0)

关于临平镇名字的来历,乾县主流意识,一般认为得名西汉信武侯靳歙(xi)封号临平君。靳歙何许人也,与临平镇有何渊源,我们一起走进历史,去探索一个究竟。

《史记》卷九十八·傅靳蒯成列传第三十八,是为四

阅读(574) 评论(0) 推荐(0)

范紫东先生代表作《三滴血》久演不衰,百看不厌。第七场《结盟》中一段是众多初学者入门唱段。该唱段是苦音二六板路,唱词上口,唱腔顺溜,接近流行歌曲风格,很受年轻戏迷欢迎。

祖籍陕西韩城县

杏花村中

阅读(851) 评论(0) 推荐(1)

日子转瞬即逝,雁鸣小区已经接受了拥堵的现实,忘记了过去的宁静。没人围观城管执法,习惯了三轮和城管捉迷藏。清晨,从城管执法车的鸣笛开始,夜晚,在叫卖声中结束。整天能见飞奔逃命的三轮,也能见到招摇过市的皮

阅读(464) 评论(0) 推荐(0)

双雁大厦不断有人在搬家,原因很简单,就是市容环境恶化,已经使人无法容忍。

在电梯碰见老段,我说,老段你功劳不小,便民市场建成了,把雁鸣大厦的人撵走了。老段说,搬家是人家买了新房子,与市场没有关系。

阅读(364) 评论(0) 推荐(0)

佯狂(四)

文/巨石

双雁大厦门前,车水马龙,熙熙攘攘。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鱼腥鸡臭味,随风飘荡。清晨,三轮车为争地盘,惊醒梦中人。白天出行,在人流中穿行,晚上回家,菜叶子垃圾遍地,流浪狗四

阅读(409) 评论(0) 推荐(0)

投资八百万的雁鸣小区菜市场落成了。一个高标准大跨度钢结构市场,屹立在唐城墙遗址公园边上,公园被占去了三分之一,却显得极不入眼。不过牌子挂的不是菜市场,而是“雁鸣小区便民综合市场”,由于小区部分业主的反

阅读(696) 评论(0) 推荐(1)

老段是雁飞公司员工,也是我的邻居,负责开发工程的外围干扰。老段人长的横,遇到围攻干扰之类的破事,没有老段摆不平的。

雁飞公司是雁鸣小区最早开发商,双雁大厦就是公司的业绩。双雁大厦一路之隔,巍然屹立

阅读(449) 评论(0) 推荐(1)